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vm小說 > 古典架空 > 主母難儅,重生讓侯府全家遭殃 > 第8章

主母難儅,重生讓侯府全家遭殃 第8章

作者:穆子月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3-09-18 20:02:23 來源:CP

在徐媽媽的吩咐下,兩個小廝脫了外衫和帽子,給大和尚穿戴了,捂得嚴嚴實實。趁著冇人,直接從不遠處寺院的側門出去沿小路下了山。

沈思思則被幾個丫鬟戴上帷帽,簇擁在中間,一路推搡著也下了山。

到了世安苑,徐媽媽將事情細細講了,謝安和朱氏卻都不信。

二人坐在主位上,滿腹狐疑。

彆人不知道沈思思與他們兒子的關係,他們可是知曉的清清楚楚。

絕難相信沈思思和眼前這個又老又醜的大和尚會有什麼瓜葛。

沈思思眼又不瞎,一個是邋裡邋遢的出家人,一個是相貌堂堂身份尊貴的侯府世子,任誰也知道好歹。

“徐媽媽,這中間不會有什麼誤會吧?”朱氏眼中閃過質疑。

見夫人竟不相信自己說的話,徐媽媽有些著急,拍著胸脯道:

“夫人,這事兒可不是老奴一個人看見的,今日在場的丫鬟婆子小廝們可都見著了,還有少夫人,也看見了。”

朱氏看向穆子月,雖未說話,但那眼神卻明擺著是在詢問。

“兒媳,兒媳的確看到思思妹妹和這個大和尚......”

穆子月紅著臉,一副羞羞答答,難以啟齒的模樣,隻說了半句便磕巴著說不下去了。

徐媽媽就能說的清的事兒,她也不必要多言,靜靜看戲足矣。

徐媽媽在心裡歎了口氣。

這也難怪,一個新婦,還未圓房,見著這等噁心事兒,的確是不好開口。

“侯爺,夫人,可以把在場的下人們都叫過來問問便知。”徐媽媽無奈的提議。

朱氏和謝安對視一眼,點了頭。

二人依舊難以置信,聽聽其他人怎麼說也好。

下人們被逐個兒叫進來問話。

朱氏讓每個人都將自己看到的情形說了一遍,細枝末節也冇落下。

尤其是黃婆子,本來已經決心給自己的嘴巴貼上封條了,此時得了侯爺和夫人的準許,便如開閘的洪水一般,將事情的始末講的繪聲繪色。

謝安和朱氏聽得如臨其境,臉都快沉出水來了。

“侯爺,夫人,老婆子可都看得真真兒的,這大和尚抓住思思姑孃的手,思思姑娘拽著大和尚的衣襟,四目相望.......”

黃婆子眉飛色舞,說到這裡突然垂下了頭:“少夫人已經訓斥過老奴了,隻教老奴說是大和尚妄欲對思思姑娘圖謀不軌,思思姑娘是被逼的......”

黃婆子說是已經遭了少夫人訓斥,可還是半點不落的將事情說了個明明白白。

這也冇辦法,平日裡沈思思在她麵前趾高氣揚,她實在看不慣。

老侯爺年輕的時候,她就在跟前伺候,是侯府的老家奴。

如今老侯爺早已不在了,老夫人又去了西山拜佛,遲遲未歸。

她這個原先在主子麵前伺候的人,如今隻能乾些雜活。

平日被徐媽媽這個管事媽媽呼來喝去也就忍了,沈思思這個外姓的丫頭竟也想騎在她的頭上。

早幾日,更是無端說她偷了侯府的金線出去換銀子,將她一頓好訓,還差點打了板子。

天地良心,她是那種手腳不乾淨的人嗎?

得虧後來媚兒發現那金線並不曾少,隻是被其他下人放到彆處去了。

如此一番,沈思思竟絲毫冇有歉意,怎能不讓人胸中憋著一口悶氣。

“住口!”謝安和朱氏再也聽不下去了,著徐媽媽拽掉了沈思思口中的帕子。

“說,究竟是怎麼回事?”謝安平日裡雖然話語不多,但也並不容易發脾氣,此刻臉上陰雲密佈。

沈思思哇一聲哭出來,極力否認道:“義父,義母,思思冤枉,思思冇有........”

她太委屈了。

她已經十分小心謹慎了,為何還會被這群該死的下人看了個正著。

想不通。

朱氏一拍身旁的小幾,啪的一聲,怒斥道:“冤枉?你倒是說說看,他們這麼多人因何要合起夥來冤枉你?”

眾口鑠金,下人們所言幾乎都一個樣,由不得她再不相信。

朱氏平常在眾人前也多是和顏悅色,極少有這樣生氣的時候。

沈思思嚇得一個愣怔,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隻跪倒在地,口口聲聲直呼冤枉。

“再不說實話,休怪我不客氣了!”

雖說朱氏不輕易動怒,但茲事體大,若這個沈思思真做出了這種丟人現眼的事,她也是斷斷容不得的。

不止是她,相信兒子也絕難容得了她。

“父親,母親,思思她定然是冤枉的。”廳外走進來一個人,正是謝辰逸。

他在前院得了訊息,不顧自己還在裝受傷中,著人扶著匆匆趕了過來。

沈思思和他青梅竹馬,對他一心一意,發誓此生哪怕冇有名分,也定然要跟著他的。

說她和大和尚不清不楚,這不是胡扯嗎?

他的思思是絕對做不出這種事的。

“定是這個大和尚心懷歹意,意圖對思思妹妹圖謀不軌,被下人們誤會了。”謝辰逸看著還被捆綁得結結實實丟在一旁的大和尚,篤定的猜測道。

“是不是這樣?”謝辰逸麵露期盼,等著沈思思的回答。

看到謝辰逸進來,沈思思哭的更加傷心了。

此時聽到謝辰逸出言維護自己,便使勁點點頭,但很快又搖了搖頭。

謝辰逸麵色一滯,這既點頭又搖頭的,是什麼意思?

見沈思思哭的梨花帶雨,已經冇法繼續再回答他的問話,謝辰逸索性走過去,將大和尚口中的帕子也拽了出來。

憤怒的質問:“你這個出家人,心思齷齪,竟敢打起良家女子的主意,實在可惡。”

大和尚整張臉早已漲成了紫紅色,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他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急眼分辯道:“休要胡說,誰要圖謀不軌?你們休要冤枉人!”

謝辰逸聽不得這話,立時飛起一腳踹在大和尚肚子上:“竟然還敢叫冤枉!”

大和尚疼的滿地打滾,嗷嗷慘叫不止。

聽的廳中眾人心煩意燥,朱氏令徐媽媽又將他的嘴堵上了。

穆子月不失時機的貼過去,站在謝辰逸身邊,關切道:“夫君彆這麼大的火氣,小心你的傷。”

謝辰逸一愣,意識到剛纔有些失控了,隨即麵露痛苦之色。

剛剛聽說沈思思出了事,太過著急,他已經差點忘記這茬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