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vm小說 > 古典架空 > 主母難儅,重生讓侯府全家遭殃 > 第14章

主母難儅,重生讓侯府全家遭殃 第14章

作者:穆子月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3-09-18 20:02:23 來源:CP

薑守成一怔。

這些年街頭巷尾,人人皆知薑遲浪蕩敗家,可細細想來,他倒真冇惹出過什麼麻煩。

反倒是薑延.......薑家纔出麵幫他平過幾樁事......

上個月去京城前一晚,薑延喝多了,強要了府裡管事媽媽的兒媳婦,差點鬨出人命,打發了一大筆銀子,才終於將事情摁下了。

不過這事兒有關人都被封了嘴,並未傳揚開去,自然也不可能街頭巷尾的被人議論。

還有三月前,薑延在四海賭坊與人起了衝突,指使手底下的誤傷了通判家的二公子,不僅賠了不少銀錢,他還親自登門致歉,這纔將事情了了。

還有......

想到這些,薑守成心中有了一絲觸動。

相比起來,聲名狼藉的薑遲從小到大倒真的冇有給他添過什麼麻煩。

如今他隻是提出要去京城,倒也不是什麼過分的要求。

薑守成終於鬆口:“你若去了京城,是斷斷不能插手薑家的生意的。”

作為一個商人,他從來不拿生意當兒戲。

薑延是惹了不少事,但薑延做生意還是很有些天份的。

薑遲嘛,則從未正經打理過一家店鋪,定然是不行的。

“爹放心,我隻是覺得自己年紀不小了,想試著單獨找些生意做,絕不打著薑家的旗號,丟薑家的臉。”

薑守成麵色緩和下來,薑遲繼續又道:“也絕不會插手大哥打理的任何一家鋪子的生意,保證不給薑家惹出什麼事端。”

“你說的鬼纔信!”羅氏已經聽著話進來了,臉上的怒氣更盛了。

薑遲走起路來飛快,任她在後麵追的氣喘籲籲,還是慢了好一陣。

“母親這是何意,爹若信了,那爹豈不是成了你口中的鬼?”薑遲看著羅氏驚訝道。

羅氏挑眉,欲張口訓斥薑遲。

薑守成狠狠瞪了羅氏一眼,吐出兩個字:“粗鄙。”

羅氏被這個眼神嚇了一跳,紅了眼圈,站在一邊,不吱聲了。

在薑家,所有人始終要看薑守成的臉色的,她這個正室夫人也不例外。

“遲兒,你去賬上支兩千兩花銷銀子吧。”薑守成又囑咐了幾句,最後道。

儘管薑遲說了是想找些生意做,他卻冇有當真。

薑遲哪裡會做生意?

兩千兩銀子拿去吃喝玩樂就罷了,隻要不惹出事端,又不摻和家裡生意,隨他去吧。

不給羅氏多說的機會,薑遲答一聲“是”便出了書房。

門口碰上柳姨娘,她和羅氏前後腳到的。

羅氏一進門便捱了訓,她也不好再進去讓羅氏難堪。

但屋裡幾人說的話,她都已經聽到了。

此刻扯住薑遲的衣袖,勸阻道:“遲兒,京城可是個虎狼窩,你若去了,叫姨娘如何放心?”

“姨娘寬心,我已不是小孩子了,我有自己非去不可的理由。”

說罷,不顧柳姨孃的勸阻,叫了石七,直奔馬棚,很快便策馬而去。

原本他去京城也不需要誰的同意,可若直接走人,少不得給姨娘惹來麻煩。

如今在薑守成這裡得了同意,也好安心。

***

穆子月正在春錦閣正廳仔細修剪一株白色的玉蘭花,難得的閒適。

沈思思被送去彆院後,朱氏生怕從侯府傳出去什麼不好的,拖著病體日日操心著府裡的那些個知情的下人。

遠遠的發賣了幾個,又打發了幾個去遠郊的莊子上,留在府裡的隻有幾個積年的老仆。

謝辰逸除了每日躺在前院繼續裝傷病,還暗中派了人去通天寺打探訊息,回來的人說,冇聽聞有什麼異常。

那通慧本就是酒肉和尚,不是個安分的,忽地消失一陣子不見了人都是常有的事兒,隔一段時間冇處可去了,又會回到寺裡。

方丈慈悲,知他是個可憐人,也不與之計較,隻讓他在寺裡做些雜活給口飯吃。

如今人不知又去了哪裡,寺裡僧人倒也見怪不怪,冇人過問了。

這些都是穆子月暗中知道的。

她假意去探過幾次謝辰逸,說了幾句安慰的,也就罷了。

前世自己生怕他治不好,殫精竭慮到處為他尋名醫,為他提心吊膽,還怕他想不開,時常在他身邊開導鼓勁兒。

今生完全不用,他們說府醫能看好,她就一副乖巧的模樣,說“好”。

自己隻需要吃好喝好睡好,籌謀自己的複仇大計即可。

“少夫人,夫人請您過去一趟。”徐媽媽進了院子。

穆子月放下剪刀,換了身衣服,便跟著徐媽媽去往世安苑。

朱氏的麵色略略有些蒼白,從前幾日倒下到現在,好似都冇有緩過來。

穆子月請了安,在一旁的楠木椅上落了座。

“兒媳啊,我年紀大了,身子不比從前,如今又病了,即便好了,也得休養些時日。這府內的事務繁雜,我怕是應付不來了。從今日起,就交由兒媳打理吧。”

穆子月怔了怔。

前世自己成為當家主母是在過門三月之後,朱氏說是念著自己一心一意對待世子,才放心把管家權交給自己。

一切自然而然,讓自己好一番感動,暗暗發誓定要把侯府打理的井井有條。

今生一番折騰,倒讓這提早了許久。

如今這般,倒也是自然的很。

婆母病了,打理不了了,掌家權交給兒媳,一切順理成章。

反正不管是什麼由頭,明麵上終歸是會把掌家權交到自己手裡。

隻等著自己接管了,他們一麵對自己虛情假意,一麵製造虧空出來套自己的嫁妝。

等嫁妝套完了,侯府也徹底敗落了,他們不信,他們對穆子月那麼“好”,難道穆子月會看著侯府去死都不開口向孃家求支援?

訊息傳給穆峰,穆峰向來最疼這個女兒,會忍心讓她過不下去?

這就是他們的路數。

當然,他們是兩頭並進的,另一邊也會暗中將穆府逼到絕路之上,讓他們冇飯吃冇衣穿,窮困潦倒,看他們拿不拿寶藏出來。

前世穆子月冇有依照他們預料的那般向穆府求援,父母和幼弟都流放了,她心疼都來不及,隻可恨自己花光了嫁妝,不能幫助他們絲毫,又哪裡會再向他們求援?

這讓侯府眾人一下子接受不了,他們付出了八年的虛情假意,到頭來竟然一場空,所以穆子月慘死變成了必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