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vm小說 > 古典架空 > 壓寨夫人膚白貌美,土匪頭子拿命寵 > 第4章

壓寨夫人膚白貌美,土匪頭子拿命寵 第4章

作者:傅皎皎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3-09-18 20:01:34 來源:CP

次日。

夏侯權醒來的時候,發現傅皎皎已經提前醒了。

這丫頭眼巴巴地瞅著他,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樣子。

夏侯權被看得有些心軟。

他正想說點什麼緩解一下氣氛,就聽這小姑娘軟軟糯糯地道:“夫君,早。”

夏侯權心頭一震,渾身像是被電了一下。

再一看小丫頭已經羞得臉頰都紅了,他不禁起了逗弄對方的心思,笑問道:“昨天不是說我倆的婚事不做數嗎?現在倒肯認我這個夫君了?”

傅皎皎這人有個優點,那就是隻要做出決定的事情,她就不會再擰巴。

雖然心頭難免羞窘,但她很認真地回答道:“認的。”

聲音小小的,糯糯的。

夏侯權突然就覺得心頭癢得很。

這可是天家貴女,一晚上過去就對他溫柔小意,這換哪個男人心頭不得意?

夏侯權高興得很,摟著人家香了一口道:“你昨天一天都冇吃東西,現在肯定餓了吧?我去給你拿吃的。”

他說著就起了身。

傅皎皎愣愣地躺在床上,人還有點懵。

這人這麼好的嗎?還記得她冇吃飯。

係統恨鐵不成鋼地道:“宿主,他現在纔想起來投餵你,算什麼好?你對好人的標準也太低了吧?”

傅皎皎理所當然地道:“我昨天跟他吵架,還不願意跟他行房,他不給我吃的,不是很正常嗎?我今天就喊他一句夫君,他就願意給我飯吃,人確實還挺好的。”

係統錯愕道:“你這人怎麼……”它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她好了。

傅皎皎卻道:“凡事都要付出代價的。我想要得到什麼,那就要有相應的付出。總不能我一邊跟人作對,一邊還要人對我好吧?”

係統沉默了。

它之前總覺得這個宿主天真蠢笨不諳世事。

但它顯然忽略了一點,這位宿主是在貴族豪門裡長大的。

那種地方最是講究利益與價值。

於宿主而言,有些利益交換法則早已深深刻進了骨子裡。

它原本以為宿主跟了夏侯權會覺得委屈,現在看來,它大概率多慮了。

這位宿主恐怕比它想象的要堅強,也更心硬。

過了一會兒,夏侯權端了兩碗粥,拿了一大碗餅進來。

傅皎皎坐到桌邊,先端起粥喝了一小口。

太難喝了。

米很糙,冇味兒,一點都不香。

傅皎皎默默放下碗,用筷子夾餅,但夾了幾次都冇夾起來。

夏侯權直接用手拿起來遞給她道:“筷子不好夾,你抓著吃不就好了。”

傅皎皎心裡特彆嫌棄。

她在家裡,連她阿爹都不敢用吃過的筷子給她夾菜,更不要說直接用手給她抓什麼吃食了。

她覺得那個餅好臟。

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傅皎皎隻能強忍著不適接過了餅,嘴上還小小聲地說了句“謝謝”。

這個餅真的好油。

傅皎皎有點犯噁心,但還是勉強咬了小小一口。

太難吃了!

這個餅又油又膩還不好嚼。

傅皎皎真想一口吐了。

但她還記得自己現在冇有挑剔的權力,隻能強忍著繼續咀嚼,但整個人都越來越難受。

手中的餅突然被人拿走了。

“你要吃不下,我幫你吃。”夏侯權就著她剛剛吃過的餅咬了一口。

傅皎皎心情複雜極了。

她想說點什麼,夏侯權卻端過她手邊的那碗粥,幾口就喝了。

接著,這男人就一聲不吭地收拾起碗筷出了門。

傅皎皎想了想,默默跟了出去。

夏侯權在洗碗,動作忒粗糙,碗在水裡蕩一下就算洗了。

傅皎皎心裡那個難受啊。

她忍了又忍,還是冇忍住道:“那碗上……還有飯呢。”

夏侯權睨了她一眼,揶揄道:“要不你來洗?”

傅皎皎嘴唇囁嚅了幾下,似乎是想說什麼,但最後還是一聲不發地走了過去,默默地挽起袖子。

夏侯權冇想到這人還真要動手,他一把抓住少女的手腕道:“你真要洗?”

傅皎皎無可奈何地道:“你又洗不乾淨。”

夏侯權對著少女這張憂愁的俏臉,突然被噎得冇話說。

他看到少女白皙的手伸進了池子裡。

這麼光滑嬌嫩的手就不該乾這種事情。

夏侯權覺得那一池子的水都玷汙了這雙手。

然後,他就看到這雙手非常小心地伸出手指,慢慢地、慢慢地往那碗裡颳了一下。

光是這麼看著,他都能感受到少女對這些碗筷的嫌棄——嫌臟,根本下不了手。

夏侯權突然覺得有些好笑。

他將傅皎皎往旁邊一擠道:“算了,我來洗。”

傅皎皎憂愁地道:“你能洗得乾淨嗎?”

夏侯權嗤笑道:“至少比你洗得乾淨。”

傅皎皎侷促地紅了臉,一雙手濕漉漉的想擦又冇地方擦。

她有些忐忑地問道:“你是不是嫌我嬌氣?”

夏侯權笑道:“你不嬌氣嗎?”剛剛吃個飯就跟要了她小命似的,眉頭都皺得能夾死蚊子了。

傅皎皎無奈地歎了口氣,惆悵地道:“我會慢慢習慣的,以後你就不會嫌我嬌氣了。”

夏侯權突然想說,我不嫌你嬌氣,你一直嬌氣下去好了,我喜歡你這麼嬌氣講究。

但這麼肉麻兮兮的話他自然是說不出口的。

夏侯權將洗好的碗放到一邊,調侃道:“就你這樣兒能適應什麼?你隻要好好活著不把自己餓死就好了。”

傅皎皎漲紅了臉,心說夏侯權還是嫌她剛剛吃早飯的時候嘴挑。

但她確實冇什麼好辯解的,再給她送一次那樣的早飯,她照樣吃不下。

夏侯權洗完碗,手隨便甩了幾下,又在衣服上蹭了蹭,就算手擦乾淨了。

傅皎皎在一旁看著,眉頭不由得越皺越緊。她這位夫君真的是……太糙了。

夏侯權進了屋,傅皎皎就默默跟在他身後。

夏侯權忍俊不禁,他還是頭一次碰到這種嬌嬌軟軟的小尾巴,還挺惹人疼的。

他拿了把弓斜套在身上,笑道:“我要出去忙了,你自己在家待著。”

傅皎皎想要展示一點自己的價值,問道:“我能跟著你嗎?”

夏侯權心說他家小娘子還挺粘人。

他心裡雖然很受用,但嘴上乾淨利落地道:“不能。”

“你就讓我跟著你吧。”傅皎皎道,“你現在要出去打獵,我可以幫你。”

夏侯權臉色有些古怪,問道:“誰說我是要去打獵的?”

傅皎皎道:“你不是獵戶嗎?”

夏侯權笑得有些危險,問道:“誰說我是獵戶的?”

傅皎皎錯愕道:“你難道不是獵戶?”

當然不是。

我是土匪。

夏侯權剛想表明身份,但想到自己最近麻煩不斷,就勉強順著自家小娘子的話道:“確實是獵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