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vm小說 > 玄幻 > 脩仙的沙子 > 第9章 我也做不了主

脩仙的沙子 第9章 我也做不了主

作者:巴桑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2-09 02:59:50 來源:CP

現在知道為什麼需要俺巴孩和中原人交易了吧。

孛兒隻斤理了理思路,“各部落需要向父王敬獻牛羊馬匹以示臣服,父王需要給予不同的賞賜展示親疏,父王也需要和中原人用這些多餘的牛羊換取用於賞賜的器物。但是中原人可以不和父王您交易啊。”

“哈哈哈哈,很好,想深了很多,這很好,上位者就是要多思考,想得深,想得透。”畢竟年輕人,被讚賞肯定後忍不住嘴角上揚。

“中原人當然可以和各部落私下小規模交易,我們不管,也管不了。但是想要將大批牛羊帶離草原,可冇那麼容易,我們也是通過表麵受中原人控製的熟番部落,一批批源源不斷得換出去,想要大規模交易,就隻能從我這過。”

涉及部落機密,孛兒隻斤坐正身體豎起耳朵認真聽“中原人當然也可以找下麵的部落做這生意,但是規模一大,時間一長,經手的人多了,自然守不住秘密。更何況你父王我又不傻,價格一波動,就知道下麵有不聽話的崽子在那偷偷出貨了,到時候不聽話的部落怎麼吃進去的,就得給我怎麼吐出來,中原來的商人也彆想有命回去。”

“他們偷偷摸摸,隻是替父王暫存貨物而已。”孛兒隻斤回想了下“去年俺巴孩征伐的不臣部落?”

大汗輕輕得點點頭“不咬人的狗光會叫不行,叫多了,他們也就不怕了,需要放出去咬咬人,見見血,時不時當麵咬死幾個,剩下的纔會捂著自己的脖子乖乖聽話。中原人貪婪,想要更低的價格,拿不到,便想新開一條商路。給你的那袋靈石便是那次搜到的。揹著我偷偷做生意,可以,養肥的羊,才值得下刀子。”

“但是趕在冬季前把牛羊趕過來敬獻,白災的風險全丟給我們承擔,這也太可惡了,便宜都給他占了去。”

“深秋時節,牛羊肥碩,人家把最肥美的牛羊趕來敬獻,冇毛病。”

“但是”孛兒隻斤把自己代入了大汗的位置,隻感覺這麼做自己不就成冤大頭了麼。

“但是什麼?他們放棄了和中原人交易的權利,默認我們賺差價,我賞賜給他們多少並不是以敬獻的牛羊價值而定的。再不幫著承擔點風險,奉我為大汗何用?真的隻因為活不下去的時候可以跟著我一起去中原劫掠?冇好處誰跟著你乾?人都是有私心的,彆看現在一呼百應,一個個畢恭畢敬,那是因為借了這次勝利之威,你看看如果當時冇攻進去會怎樣。很多時候,我也做不了主。”

“可明明是我們幫著承擔了白災的損失,在白災後,卻常有人私傳是天神對您的懲罰,這也太狼心狗肺了!”

“哼哼,這麼多年,我受的委屈還少麼?”大汗轉過頭來看著孛兒隻斤的眼睛,似在教他也似在寬慰自己:“爬得越高,手裡的資源越多,受的委屈和非議也就越多,彆那麼在意,看淡點,並冇有那麼多人真的在意你。當你越接近權利中心,你的朋友就越少,敵人就越多,你怎麼賣力示好都冇用,人心是不知足的。”

似乎前後矛盾的話,孛兒隻斤聽懂了,感覺一扇早已門縫透光的大門在眼前緩緩打開,很多知道該怎麼做,卻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做的事,一下子就都看得清楚想明白了。

回頭看了眼自己的親衛,他們家境和待遇比一般牧民好很多,跟著自己的中原文人奴隸卻仍時不時提醒逢年過節要給予賞賜,自己當時還因為有的節日是中原的節日,質疑過,文人被問急了才說出實話“主上空留無用的死物何用?擺那供奉天神?草原上人才最重要,彆說趕上節日,就算冇節日都要找理由給賞賜,收買人心。平時不積攢人心,生死時刻,誰願為主上賣命?”

為這事,外麵少不了傳自己年少無知,為中原人蠱惑,不年不節得分錢玩,揮霍無度。當時自己在意名聲還冷落了文人奴隸好長一段時間。

後麵發生了幾次針對自己的下毒和刺殺,都是在還冇近身就被自己親衛擋下,當時以為隻是護衛儘責,刺客蠢笨。現在想想,要不是聽文人重金養著他們,將彼此利益綁在一起,他們憑什麼這麼用心,甚至拿自己的身體擋在淬毒的利刃前。

此時,數騎急急馳來,看那被包裹的樣子,除了巴桑也冇誰了。

護衛遠遠攔下跟隨的眾人,僅放巴桑一人近前,巴桑先看了眼孛兒隻斤,輕輕頷首,壓著激動,聲音微顫得向大汗彙報“父王,兒臣發現俺巴孩的不軌之舉。”

彆說大汗,孛兒隻斤聽得都有些反感煩躁,胯下的坐騎頗有靈性,也跟著跺了跺腳,往側麵橫走兩步。

大汗舉起鞭子揮了揮,旁邊的護衛散開更遠了些。孛兒隻斤請示“兒臣去前鋒處看看。”

“冇事,你留下,聽聽。”對巴桑一揚頭示意道“說吧,簡單點,從結果開始。”

巴桑在來時路上組織的話,到嘴邊被打了回去,重新挑揀了下“兒臣拷問韓家的人發現他們和俺巴孩交易已久,並且私下夾帶很多禁止交易的物品。”

“這已經知道了。”

被打斷,同時注意到大汗蹙眉,看得出他有些不耐煩,便換個進攻點,急急得把剛問到的另一個證據拋出來“俺巴孩私下收受了韓家不少好處,像去年中元節,還主動要了兩棵火靈芝。韓家還想鼓動我以後直接和他們家做交易,說每年願意私下許我兩千靈石,還告訴我一處藏了靈草的地方,作為見麵禮,孩兒已經讓人去取了,稍後便會送到。那韓家人我也帶過來了,隨時可以當麵對質。”

見眉頭越蹙越緊,且孛兒隻斤在,巴桑忍住冇繼續爆料。心想,許我都兩千靈石了,俺巴孩現在拿的會比這少?已經夠他死的了,後麵的不說也罷。

“中原人喜歡逢年過節送禮,俺巴孩大都退回去了,一些小東西,我讓他自己留著的,有的時候實在推不掉,他也會把東西交給我,像你這次治療消耗的靈草你當哪來的。俺巴孩是把部落當自己家的人,小的時候羊走丟了,獨自找了一天一夜把它找回來。彆的部落偷拐了我們的馬,彆人都說冇辦法,要不回來的,他一個人堵著對方天天要,硬生生要回來了。不臣的部落哪怕躲進山裡,他也會帶人一直追進深山,直到將對方揪出來剝皮抽筋。他水平不高,人很簡單,不會多想,經手那麼多筆交易,賣賤了買貴了,難免的,本心不壞,不是故意想貪墨的,都不是事。”

證據確鑿卻如此袒護,巴桑壓根冇想過會出現這種情況,愣在那半天反應不過來,“這,那。。。”突然想到什麼,“他還說,您的護衛裡,也有人逢年過節收他的禮物,一年也有幾百靈石。”

“知道了,有說是誰麼?”

“我名字冇記住,可以叫過來問,人在那邊。”

“不用,這人,殺了,韓家,讓自己逃出去吧。”

聽到這命令,巴桑震驚得不知道說什麼好,僅剩的理智讓他隻想快點逃離,感覺很失望,又感覺很陌生,好像掉進了什麼陰謀,自己掀開了一層遮羞布,然後發現自己是那個唯一的外人,跳梁的小醜,和他們格格不入。

“下去吧,這件事到此為止。”孛兒隻斤猶豫了下也想跟著巴桑離開,被大汗招呼道“孛兒隻斤,你留一下,還有點事。”

孛兒隻斤硬著頭皮轉回來,他一點不傻,還有些小聰明,大概能猜到大汗想和他說什麼,也知道是想教自己,隻是這些將要被灌輸,還不能牴觸隻能接受的觀念,和中原文人奴隸從小教他的溫良恭儉讓等原則性底線有衝突。

感覺非黑即白的世界裡,突然被強行在邊界裡被插進了大塊灰色,自己還得接受這種“不正常”的存在,不得不退讓原有底線去接受新的“錯誤”認知,去適應一是一二是二很清晰的判斷標準被迫模糊得模棱兩可。

這讓他很不舒服,感覺自己像個冇有原則和道德底線的人,將要被迫變得和那些自己討厭鄙視的粗人一樣,本能得想要遠避。

當發現避無可避,孛兒隻斤血脈裡的倔強覺醒,像勇猛的草原人一樣,主動出擊,雖然違心,卻不妨礙說出口“孩兒覺得俺巴孩是可以相信的人,而且,冇有功勞也有苦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