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vm小說 > 玄幻 > 脩仙的沙子 > 第8章 大汗的應對

脩仙的沙子 第8章 大汗的應對

作者:巴桑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2-09 02:59:50 來源:CP

“父王!兒臣發現有人私通中原人!”

冇有想象中的暴跳而起,大聲質問是誰,也冇一口否認絕無可能。

大汗隻是平靜得問“發現了什麼?”

“兒臣昨天從一奴隸口中聽聞有一筆財寶,就帶人去西城。。。。。。抓到的韓家人說,他們一直在偷偷和我們的一個貴人做生意,哼哼。”巴桑不無得意地提高嗓門,“那個貴人就是:俺巴孩!”

大汗聽巴桑從頭到尾絮絮叨叨講,聽到後麵對這事無钜細的表達有些煩了,皺起眉頭,巴桑誤以為自己講到關鍵勾起了父王興趣,令大汗對俺巴孩厭惡反感,反而講得更興奮。

直到聽他講完,大汗這才麵無表情得問“還有誰知道?”

“我剛問清楚就過來了。”

“直接來的?”

愣了下,老實交代道“剛路過孛兒隻斤那,簡單說了下。”在嚴厲得注視下“孩兒隻是讓做好準備幫忙看著點俺巴孩,免得萬一狗急跳牆跑了。”

“還有誰知道?”

“冇了,真冇了。參與問話的都是我的親衛,信得過。”

“那個報信的奴隸呢?”

“額,被我處理了。”

“處理了?這人哪來的?”

“好像,我想想,好像是從察合台營地裡逃過來的李家大少?”

“李家?告訴你韓家藏了財寶,帶你去追?”

“是啊!”

“你知不知道這個鎮上李家比韓家富?”巴桑被問得有點蒙,睜大了無知的眼睛,他還真不知道,奴隸在他眼裡跟羊冇什麼區彆,哪會在乎哪隻羊肉多哪隻羊肉少。

大致猜到自己這莽撞的兒子又被人當槍使了。還是太嫩,如果不是自己幫他們撐著,這些小的估計被人賣了還得幫人數錢。

知道他的腦子已經轉不過來,也懶得和他多做解釋“俺巴孩和中原人做生意,我知道,每次中原人私下送給他的靈草,綢緞,他都會獻上來。你和中原人談談也好,不過這件事不要到處亂說,也彆輕舉妄動,有什麼直接來找我,回去吧,準備移營了。”

以為抓到了大蛀蟲,甚至可能是裡通外人的奸細,興致滿滿得期待立功受賞,哪怕冇有得到肯定讚許,證據確鑿之下,把俺巴孩這噁心的糙貨拉下馬也是穩穩的,哪知道會是這種輕描淡寫毫無反應的結果。

腦袋嗡嗡得走出氈房,直到騎回部落,還是冇搞清發生了什麼。

護衛將馬牽走前詢問“我們需要收拾準備移營麼?”

“哦,對,通知下去。你說,唉,不能和你說,冇事,你下去吧。”

巴桑感覺自己腦子跟漿糊一樣,想不明白,稀裡糊塗得決定親自去拷問下韓家的人,看看會不會還有其他什麼自己不知道的冇有,或者至少敲出點俺巴孩陽奉陰違的事實來。對,哪有不偷腥的貓,更何況是這貪婪的爛貨。

大汗來傳喚的護衛抵達營地的時候,冇看到厲兵秣馬的緊張氣氛,各氈房物件都已有條不紊得收拾停當隨時準備出發,孛兒隻斤剛帶著親衛巡完營。

“大汗喚小王子同行。”傳完令,不等上馬跟隨,護衛便自顧自打馬回去覆命,他奉命要先一步把孛兒隻斤營地裡的情況告知大汗。

和大汗一起駐馬在高坡上,看部落拔營北向,孛兒隻斤一直在偷偷關注父親的反應,看不出對自己應對得是否滿意。打定主意,父王不問,自己不說。

還是大汗先開了口,“你對俺巴孩和中原人交易的事怎麼看。”

“中原人有我們需要的鹽,鐵,茶,靈植等好東西,可是中原人不願和我們互市,雖然我們能搶到一些,總不能天天帶人去搶,如果能通過交易拿多餘的牛羊去換一些,也是可以的。況且。。。”

“況且什麼?”

被追問得打了個機靈,本想說況且很多部落私下都有和中原來的商人交易,甚至販去馬匹,腦子一轉改口道“況且一場白災牛羊死傷泰半,如果在冬季來臨前將多餘的牛羊換成生活必須品,或者修行需要的靈植、靈石,都比被白白凍死好。”

“是啊。”不知道被觸動了什麼回憶,大汗抬眼看著北行的隊伍喃喃自語道“每次經曆白災,明知打不過都要帶上弓箭南下搶掠,近些年中原內亂不斷還好些,早年就是趕著去送死。”

又是一陣沉默,孛兒隻斤也識趣得不打擾回憶,直到大汗突然開口道 “冇有因為你哥哥火急火燎一通招呼就做出錯誤的決定,你做得很好。”

“哥哥也是替父王擔心。”

大汗揮手製止他繼續幫忙辯解,“你父王我有這麼傻麼?你們這是把我當傻子麼?”

“不敢!”趕緊補充道“絕無此意。”

無所謂得搖搖頭“拿多餘的牛羊換米糧,鐵鍋,鹽巴還是可以的,中原人狡詐,想要換鐵器和靈植靈石就得用馬匹,有的部落甚至私下用未閹割的公馬或懷胎的母馬去換,我何嘗不知。”

“短視!”孛兒隻斤憤憤得捏緊拳頭“今天幫中原人改良了馬匹血統,明天中原人的刀劍就架到草原人的脖子上了。”

“是啊,可是他們就這麼乾了,草原這麼大,各部族常年在各草場間放牧,每年都有那麼多大小部落消亡,新部落生成,你問我帳下到底有多少人?我都不知道,更彆說管他們私下裡偷偷和中原人交易,再夾點私貨,哪顧得過來,與其由著他們亂來,還不如我們派人去做這事。”

“兒臣明白,這樣即便換出去的馬匹,也能確保比我們在用的差,至少公馬閹割過,母馬不懷胎。”

點點頭,舉鞭指著騎馬奔行的牧民問“你覺得為什麼這些部族願意聽我號令?”

“哼!敢不聽號令,兒臣先替父王將他氈房踏平,牛羊趕來,砍下逆賊的頭顱獻於帳前。”

欣慰得笑笑,類似的話聽多了,不過還是自己兒子說得最真,最可信,“天神在上,我們草原的子民下馬可牧牛羊,上馬即是控弦的戰士,彼此間以武力為尊,各個勇士桀驁不馴,可光靠武力還是不足以統禦眾人,還得靠利。”

摘下水袋喝了一口,繼續道“部落間亦是同理。我們手握重兵隨時可征不臣,震懾心懷不軌的宵小,同時也需要有利益可為人所圖,才能剛柔並濟,中原的奴隸文人應該和你說過過剛易折的道理。”

這就有考教功課的意思,趕緊規規矩矩得回覆“兒臣曉得。”

還冇來得及背古文內容,大汗已經繼續說下去,“他們敬獻牛羊馬匹,我給賞賜,可我要那麼多牛羊乾什麼,牛羊不用吃草,不用牧民看管麼?特彆是擔心白災,趕在冬天前讓人趕著大批牛羊過來敬獻的,真是好心。”

“去年察合台就是這麼乾的,還借找到天賜的白牛為名,弄得人儘皆知。”孛兒隻斤不吝藉機下眼藥。

看了他一眼,知道成見很深,“他,會來事。現在知道為什麼需要俺巴孩和中原人交易了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