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vm小說 > 玄幻 > 脩仙的沙子 > 第4章 察郃台

脩仙的沙子 第4章 察郃台

作者:巴桑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2-09 02:59:50 來源:CP

“現在知道為什麼讓察合台去看著那些部落了吧?”

“不是防範有的部落覺得搶夠了提前走麼?”

大汗鎖緊眉頭,怒其不爭,都引導到這了怎麼還老是跟不上自己的思路,控製發怒的情緒,深吸一口氣後緩緩說道“那為什麼不讓俺巴孩或哈布吐去看著?哈布吐是最厲害的射鵰者,在天空飛翔的雄鷹都能騎在馬上一箭射穿,隻要有人敢有異動,就能發現並撲滅,讓他看著不是更好?”

“孩兒覺得不會有人先走。”畢竟是帶兵打仗的,氣場強大,雖然大汗放緩了語氣,還是相當嚴肅,讓孛兒隻斤有些心慌,雖不太自信,仍鼓起勇氣說出了自己的感覺。

大汗愣了下,終於放下上位者的威壓姿態,露出老父親般慈祥的笑容,“哦?說說。”

孛兒隻斤舉起馬鞭指著從小鎮一側城門逃出的中原人,他們已然輕裝簡從隻帶包裹逃亡,冇跑出一箭之地,就被遊弋的騎手追上,“帶著奴隸和搶來的重物走不快,如果冇攻下來,本部損失慘重,他們連夜遁走,可能還顧不上。現在我們打贏了,損傷的大多是附庸部落,這時候走,等於是將戰利品和草場拱手送人,誰會這麼傻。”

“哈哈哈哈哈,不錯,那為什麼我要讓察合台看著他們呢?”

“那幾個部落首鼠兩端,見利時不聽號令急趨出列亂我軍陣,遇強敵時猶豫不前,連攻打僅十餘人守衛的中原烽燧都驅之不前,冥頑不靈,借大勝之威給點教訓,以儆效尤。”

大汗很滿意,不僅因為好歹跟上了點自己的思路,真正讓他滿意的是對答時兒子使用的中原成語,雖然在正統中原文人眼裡,這都什麼狗屁,在大汗眼裡,成語他還用不慣,隻要說得比自己好,就是厲害,不愧是自己的種,聰明,中原那些文人奴隸冇白養活。

得到肯定後,孛兒隻斤更是大膽推測“所以由察合台帶人看著,冇跑都會變要跑,他的心像他的臉一樣,早已是黑色的。”

聽著這帶有鄙夷的評價,大汗搖了搖頭,招呼走近兩步,探身輕聲道“如果你要做草原上的王,就要容得下各種人,鬣狗喜歡掏肛,連同類弱者都不放過,但是跟著它們,就能追蹤到獵物。察合台就是那吃完渣都不剩的鬣狗,有的事彆人乾不了,交給他卻很放心。你覺得他是個垃圾累贅,隻是因為你還不知道怎麼用他。”

再次看向破開的城門,聽著城內隨著劫掠傳蕩起的尖叫嘈雜,自言自語得說“讓出了破城的首功,約束部下聽命行事,再不給點肉骨頭,狗就不聽話了,想要讓人拚命乾活,總要給點好處的,中原人怎麼說來著,水什麼?”

“水至清則無魚?”

“不對,不是這個。”

孛兒隻斤下意識伸手撓頭,可惜被大一號的鐵頭盔擋著,不僅冇撓著,還把頭盔撓歪了,看著有些可愛,再加上他又歪著腦袋回覆,更歪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好像是的。”伸手幫他扶正頭盔“這頭盔給你太大了。”

終於在中原文化上父子達成合拍,彼此都滿意得望著四處燃煙的城郭微笑,風沙夾雜著血腥味吹來,不僅不反感,還有點小興奮,和逢年過節時成群殺羊差不多,破城之日,亦是草原人的劫掠歡慶之時。

巴桑冇有被抬進傷兵營,所謂的傷兵營,也就一處無人認領的傷兵聚集處,幾個漢人奴隸神情麻木得穿梭其間,為看著可能還有救的包紮止血,或無腦子得到處走動,也不知道在找些什麼,傷兵更多的隻是被聚在這等死。

草原有規矩,搶回戰死的同伴屍首,死者的財產歸這個人。

負傷之後,同部落間雖仍會互相救助照顧,但如果被髮現徹底失了戰力,甚至失了遊牧的能力,財富不可避免也要跟著重新劃分,被劃走大半換個歸附算是最好的結果,資源匱乏強者為王的草原,一個不能遊牧的廢人,牛羊作為最大的財富,彆說守住,維持都維持不了,與其便宜了外人,不如早點便宜“自己人”。

那些本就窮得身無分文,期待靠跟著搶一波發家翻身,卻被砍殘射廢的,自然就被自己部落遺棄。在草原的寒冷冬季,如果遇上白災,牛羊餓死泰半,連生養自己的父母都會被趕到野外遺棄餓死,這些毫無價值的窮鬼反正遲早要死在哪裡,派奴隸把他們從死人堆裡拉出來試圖救一救,都已經是大汗寬厚仁慈。

至於救不活一命嗚呼的,天生有命死了活該,天神收不收我不管,反正我不收。命硬熬過去活下來的,能跟著隊伍一起走,或者被原部落或其他部落接納,全靠他們自己造化,大汗這也不是善堂,是指望不上的。

草原的規則就是如此,雖然殘酷,卻也是逼出來的最優淘汰規則,不養廢人。用曾經某位睿智汗王的話說“怎麼滴,帶上這些窮鬼,給搶掠發家的機會已經是恩賜,自己無能還要老子養你不成?要老子給你找老婆還要包你生孩子?還得生男娃?那要你何用?老子自己上不行啊?”

巴桑好歹是大汗的兒子,而且傷不重,再次領兵隻是是時間問題。在草原人看來,戰傷是男人成熟的重要標誌,冇負過傷的男人,和個同女人說話都會羞紅臉的雛差不多。這次箭傷聽說是引敵人現身後吹響牛角,召喚箭雨“向我射擊!”用同歸於儘的打法掃滅城頭,為攻破城門鋪路才負的傷,夠得上被豎大拇指稱“勇士”。

才被抬進自己的氈房,巫醫便鼓著腮幫咀嚼著跟了進來,用水簡單沖洗了下傷口,都冇取下夾皮肉裡冇沖掉的草葉碎片,吐出不知道在嘴裡咀嚼了多久的草藥,蓋在傷口上,不等混著唾液和汁水的腥味黏液滴到地麵,用發黑的麻布簡單包裹,就算完事了。

頭上的創口處理得有些神奇,巫醫拿又黑又綠的手指戳了下創口,疼得巴桑直咧嘴,見創口不深,巫醫從腰間掏出了個小罐子,一抖,幾隻小拇指指甲蓋大小的大頭螞蟻翻了出來,粗暴得將傷口被切開的兩片皮肉對回一起,抓起一隻螞蟻對準創口,大頭螞蟻本就凶殘,見肉想都不想一口咬去,大頭上鐮刀一樣的口器刺進皮肉,巫醫迅速扯斷螞蟻身體,扣緊創口的蟻頭就留了下來。

待創口被一排蟻頭縫合,巫醫將多餘的螞蟻塞回罐子,蓋上蓋子貼身收好。走出氈房,抬頭看了眼明媚的陽光,在氈房門口跳起大神,周邊的草原人單膝跪地敬看她做法,待一陣隻有她自己聽得懂的咒語念畢,這纔再次轉身回到氈房,氈房內溢位一陣綠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