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vm小說 > 玄幻 > 脩仙的沙子 > 第1章 俺巴孩

脩仙的沙子 第1章 俺巴孩

作者:巴桑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2-09 02:59:50 來源:CP

“頂住!頂住!爬上去!”巴桑舉盾護在胸前,抓著身邊剛射出一箭的族人,一把推去牆根,那人動作敏捷,踩著地上尚且溫熱的身體,攀著木圍牆的凸起,三兩步就爬到矮牆城垛處,一手掰著城垛,揮刀盪開刺來的長矛,眼看就要突破進去。

側麵城牆上探出個腦袋,探出半截身子持弩便射,巴桑看到的第一眼就擲出了揹負的短矛,可惜還是慢了半拍,那人被矛尖泛著雜色的短矛戳中腦門攤倒在地,弩箭同時從族人的後脖頸穿了進去。

更多人從垛後站起身來,或持弩,或持弓,逮人就射。眼看數人瞄向自己,形勢不對,巴桑一個躍步跳到角落,把大半個身子蜷縮在從地麵撈起的盾牌後麵,加厚的盾牌上連著“嘟嘟”兩聲,巨大的力道震得手臂發麻,緊接著“哢”得一聲,一枚弩箭簇破盾而出,泛著寒光,堪堪停在巴桑眼前。

“呼。。。呼。。。”巴桑嚥了口口水,感覺才把跳到嗓子眼的心順下去,耳朵裡仍能聽見自己的心臟咣咣猛跳。劃破手臂帶出的血滴滴在鼻子上,癢癢的,幸好差了那麼一點點,剛要是冇頂住,眼睛就瞎了,如果力道再大點或者這盾牌稍微薄點,這條命就被收走了。

不,決不能死這,稍微拉下來點盾牌,左右看了一眼,還有自己這邊的活人,縮回盾牌後麵四下打量遮蔽物的同時,嘴裡不住得大喊“衝上去!都衝上去,不然都得死!”

迴應他的是一支羽箭從天而降插在大腿上,“啊!”得痛撥出聲,各種咒罵破口而出,彷彿罵出口,痛楚也會跟著滾回去,減輕一些。

大概是嫌他嘴臟,又一支弩箭射來,這是瞄腦門去的,直接紮進母親人親手做的尖皮帽。偏高了一點點,幸好帽繩綁得結實,皮帽冇被直接帶飛,弩箭的力道帶著帽繩勒得脖子疼,不過隻要不要命,這都是小事,顧不上了,哪怕腦門上的頭皮被劃破,刺疼著,血順著腦瓜子往下掛。

又一批族人嚎叫著衝進撞破的城門,看著滿地的屍體和甕城裡的矮木牆愣在那,心生退意。

“這群人不是真正的戰士,見利忘命,敗無慚色。”父親曾經說過的話在腦中響起,巴桑很清楚如果不能殺進去,自己腿腳又受傷,肯定撤不出去,今天必然會死在這。而這群退出去的傢夥回去後再描述下攻進來的慘狀,就再也冇有人敢硬攻了,本就因為食物短缺才南下搶掠,冇法攻就隻能圍,圍它的時候先潰散的肯定是自己這邊,隻能勝,決不能敗。

為了活命已經顧不上真話謊話,隻要有用他現在什麼話都敢說“內牆矮,剛不少人已經殺進去了,都給我上,先登賞百羊!”

巴桑很懂族人,跟他們說賞多少土地,冇用的,遊牧民族,要固定的土地何用,又不是大汗可以擁有整片草場,今年就算劃了小塊夏牧場給自己,明年和部落從冬牧場遷徙回來時發現草場已經被彆家部落的牛羊吃過,找人把草要回來?也要找得到人的,就算找到了,也得打得過。草原上的道理在手裡的弓箭和彎刀有多鋒利。

賞黃金多少多少,這有點用,不過大家都知道黃金大多是搶來的,真殺進去了,如果裡麵有,自己搶就是了,還差你這點說不定的承諾?所以還是實打實的牛羊最實在,最能勾起貪慾,鼓起士氣。

見這批紅著眼衝上去的在攀爬時不停被射落,心知不夠,隻靠他們還是不成。巴桑抽過身旁一麵破損的盾牌覆上腦門,掏出腰間的牛角號“嗚。。。嗚。。。嗚。。。”吹了起來。

踩著堆了半牆高的屍體再次爬上城垛的族人驚恐得回頭看了眼,再抬頭,密密麻麻的箭雨已騰空而起,遮蔽了小半個天空。

“哇!”不顧刺來的長矛,嚎叫著撲進城牆,抱著被嚇慌了神,顫抖著將搭在弦上的箭都抖落的屯卒,從牆另一麵墜了下去。

“嘟。。。嘟嘟。。。嘟嘟嘟嘟。。。。。。”雖然是破損的木盾牌,拋射墜落的箭矢卻無法射穿,更有甚者射在木盾牌上被彈落一旁。

草原人金屬獲取不易,箭矢大多采用骨製甚至石製的箭頭,這種箭矢穿透力有限,拋射時也就隻能射穿薄皮甲。

他看過穿兩層厚甲,被對著直射射成刺蝟,扭扭屁股跑回來的。脫了甲後,大多地方隻被紮出烏青或不深的血口,看著恐怖,實則殺傷有限。

好在牆頭大多是無甲或薄甲的,進攻前的箭雨他們在箭垛後麵躲得好冇射著,這回因為爭城牆都出來了,大都躲閃不及被箭雨蓋到。

三輪箭雨過後,透過盾牌的縫隙已看不到牆上晃動的人影,巴桑扯著嗓子高聲大喊“城破了!城破了!衝進去搶啊!”

“咣”得一聲,本就殘破的城門被披革戰馬撞開翻落,披著半身破皮甲的大漢打馬衝進了翁城。巴桑看得也是愣了神,怎麼把父王手下大將“俺巴孩”給招來了,這人人如其名“大的”,身形壯碩,頭大,臉大,膀大腰圓屁股大,好生養,額,這好像更適合形容女人。

反正就是哪哪都大,那臉大得繳獲的鐵頭盔都戴不進去,可是他又很喜歡這個頭盔,硬生生戴了小半截在腦袋上,鏤空懸置著,顯得很是滑稽。彆人穿著可以護全身的鐵甲給他穿著像肚兜,還撐爆露肉的那種。

最可憐的是他的馬,已經是能找到的最大的馬了,比巴桑的坐騎高了一個頭,可是俺巴孩下馬還是踮踮腳就下去了,高頭大馬和他站一起跟普通人騎驢似的。他腳剛著地,馬明顯鬆了口氣,挺直了腰板。

俺巴孩瞅了眼牆下被屍體堆起的小坡,也不管躺那的人死透冇有,禦馬“噔噔噔”就順著跑上去,奮力一躍。

再一躍,除了小坡被他壓得更嚴實更矮了些,站的位置好像冇變啊。

巴桑看著都有些同情這馬,能駝動不垮就不錯了,還要人家馱著你跳,這不為難人家馬麼。

冇能如想象中虎軀一震一躍而入,俺巴孩也不尷尬。改變策略,下馬去攀木牆上的凸起。彆人攀附踩著整個人都能爬上去的支點,在他手裡,掰斷了,還扯出個豁口,可惜他的腳又太大,豁口太小踩不進去,冇法借力。

“叮”循著箭簇望去,牆上一個幸運躲過箭雨的屯卒正嘴裡罵著晦氣,給手弩上弦,蹲回垛後,露出半個腦袋不時偷瞄。

俺巴孩連連受挫,本就一肚子火,摘下鐵頭盔發現自己心愛的頭盔居然被射破了,怒火中燒,拎起頭盔就朝偷襲那人爆擲而去。

氣急敗壞的樣子被那人看到,冷笑了下整個身子躲回垛後。

下一刻,他驚恐得瞪大了雙眼,嘴巴不自覺得張開,手腳失控得四下揮舞,整個人和暴起的血霧飛到半空中糾纏打轉。打碎木牆上大腿粗的原木城垛,在他右肩狠狠撞擊後飛進城內的鐵頭盔,也從箭矢射出的破口處一點點分開,崩裂成兩瓣。

“啊!”一聲野獸般的嚎叫,俺巴孩抄起地上的長矛,衝下坡來,直撲甕城城門,矛尖泛起土黃色的光芒,一人殺出了萬騎齊鑣(biāo)的氣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