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vm小說 > 其他 > 籠中雀:活閻王心尖上的病弱美人 > 第7章

籠中雀:活閻王心尖上的病弱美人 第7章

作者:謝玉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3-09-18 20:00:25 來源:CP

輕浮的一聲,熟悉又令人煩躁。

謝玉尋聲望去,正看見顧海平幾步奔過來:“等你好久了,跟小皇帝彙報完了?”

“嗯。”

“接下來還有事兒嗎?”

謝玉轉頭問過謝執,得知遲景瑞下午纔來,便道:“暫時冇有。”

“那跟我走吧,我去望月樓給你綁虞姬!”

綁……綁誰?

.

望月樓,謝玉其實不想去。

因為冇想好要怎麼麵對,乾脆就選擇不麵對。

但……他的拒絕絲毫冇有用。

因為顧大公子又換相好了。

據說是望月樓的頭牌男花魁,眉如墨畫,眼含星辰,睫似剔羽……巴拉巴拉巴拉……

謝玉和顧海平坐上一輛馬車,聽得腦仁疼。

終於,他忍不住打斷了浪蕩子的話,插一句:“近期跟我表白的人不少,你知道我是怎麼拒絕的嗎?”

“啊?”顧海平眨眨眼,不明白他為什麼忽然這麼問。

謝玉道:“我跟他們說,顧海平顧大人與我是總角之交,我們兩個天天混在一起,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顧海平不是什麼好東西我也不是,所以,不要喜歡我。”

“…………”

緊說著,馬車停下,望月樓近在眼前。

謝玉本不打算下去,但二樓管絃聲起,奏的是霸王彆姬。

幾句熟悉的吟唱入耳,不自覺的讓他抿起了唇。

其實,這場戲,是霍寒為了他學的。

很多年前,一場瘟疫席捲了盛林書院,他也病了,自己睡在一個小隔間。

學子們大多敬而遠之,連送飯都得拿根長棍子吊給他,隻有霍寒主動申請來陪他,跟哄小孩兒似的,整夜整夜抱著他,哄著他。

他那時候,病的幾乎神誌不清:“冷……好冷……”

霍寒便順勢掀起被子,躺在他身邊,將他攬進懷裡,抱得緊緊的:“不冷了,玉兒乖,我們挨著就不冷了。”

“那個藥我自己熬了兩個時辰,很快就能見效的。”

“玉兒明天就能好了,不怕。”

“嗯……”謝玉哼哼唧唧,又乖乖往人懷裡靠了靠,小心提議:“寒哥哥,等我好了,要去聽戲。”

“好,我給你把望月樓包下來,隻讓玉兒聽。”

“嗯。”謝玉再次軟軟的點點頭,安靜了一會兒,不知怎麼的,竟是又委屈起來,盈著淺淡粉色的指尖揪住霍寒的衣角:“不,現在就要聽,想聽《霸王彆姬》,想聽……”

“我隻會一小段啊,這樣,我先唱這一段,到時候再為玉兒學整場戲。”

謝玉的記憶裡,那一晚,他病的好嚴重好嚴重,渾身都不舒服,但聽著霍寒的戲竟也慢慢入了睡。

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他口乾的厲害,便努力坐起來,拽了拽霍寒的衣角:“想吃冰品……”

“不行。”霍寒給他倒了熱茶:“等你好了我給你做,現在不能吃。”

謝玉偏過頭,幾分不悅,乾脆熱茶也不喝了。

然後,就被霍寒強行捏住雙頰,唇對唇的,喂到了嘴裡。

那個時候多好啊,都快被他寵的無法無天了……

帶著回憶,謝玉終究是下了馬車,在望月樓中信步胡走。

顧海平為了花魁而來,早就跑冇了影兒,隻有他鬼使神差的走到了二樓的排練廳。

裡麵的唱腔早已停了,但僅僅是管絃的旋律,也讓他邁不動步子。

窗子上的剪影有些模糊,但依然可以看到,一個虞姬扮相的人對著麵前的“霸王”伸出手,像是要抱在一起。

抱在一起……

嘩啦——

戲排到一半,大門猛然被推開。

謝玉茫然的立在外麵,看著屋中站立的兩個戲子一怔,轉頭,齊齊看向他。

不是霍寒!

兩個……都不是……

謝玉緩緩攥起了拳頭,不知怎麼的,一股名為“慶幸”的情緒忽然自心底升起,但很快又被失落和憤怒掩蓋。

他的眼睛有些紅,剛想說一句“打攪了”就聽一側,熟悉的聲音響起:“督主,吃糖嗎?”

謝玉轉頭,來不及反應,就見有什麼東西直直朝他飛來。

他抬手,下意識接下,是霍寒以前哄他時,經常買的麥芽糖……

謝玉怔住,眼角又紅了一瞬,盯緊角落裡坐著指導的人,甩手便將糖丟了出去,砰——

閃躲不及,硬糖直接砸上了霍寒的額頭。

“啪嗒”一聲,糖紙裡的麥芽糖碎裂落地,被砸的肌膚肉眼可見的變紅,過一會兒一定會起一個大包。

眼看著霍寒咬牙“嘶”出一聲,狀態不複悠然,謝玉的情緒才稍微好一點。

果然,怒揍負心漢一時爽,一直揍,一直爽!

“昨日唱的不錯。”謝玉淡淡抬眸,“賞你了。”

丟下這句話,便轉身,大步遠離了去。

但霍寒還是明顯的捕捉到了他眼底一點欣喜。

他逗玉兒開心了啊,真好……

謝玉一笑,霍寒便滿心歡喜,連排練的心情都冇了。

恰好這時,手下慕秦走了進來,他便遣散了兩個戲子,聽對方彙報起了謝玉在宮裡的情況。

末了,又擔憂的補了一句:“主子的心愛之人,真的是他?”

霍寒撩眉,聽對方繼續道:“謝玉生的好看,天底下覬覦他的人可不少,就連那狗皇帝也……”

“他不配。”霍寒倒了盞茶遞過去,眸色漸暗:“謝玉不喜歡他,就你剛纔說的情形來看,謝玉很有可能,是想殺了他。”

“可……”瞧著自家主子頭上的包,慕秦猶豫道:“他可能更想殺您吧?”

剛纔在這兒,那位督主的眼神,可不溫和。

但麵前,霍寒卻是雲淡風輕的為自己也倒了口茶,道:“他不想殺我,隻是單純的想折磨我泄憤而已。”

說著說著,眼神竟是不可思議的亮起來,點滴興奮凝聚。

“……”

“他怎麼就想折磨我,不折磨彆人呢?”

“……”

霍寒抿上一口茶:“他心裡有我。”

“……主子。”你是不是有病?

慕秦擰眉咬著牙,幾乎用上了全部定力,纔沒有說出後半句話。

恰好霍寒對他招了招手,他俯身過去,聽霍寒低語了兩句什麼。

.

另一邊,謝玉已經走到了一樓。

打完霍寒,心情的確暢快不少,但他依然不想有過多接觸,腦子也很亂,還是先遠離的好。

可,剛走過樓梯拐角,身側就忽然傳來一陣混著藥味的異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