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vm小說 > 其他 > 籠中雀:活閻王心尖上的病弱美人 > 第15章

籠中雀:活閻王心尖上的病弱美人 第15章

作者:謝玉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3-09-18 20:00:25 來源:CP

褻瀆帝王,還有禦林軍做守衛。

誰這麼大排麵?

“哈哈哈哈。”室內,清晰的笑聲響起,刺的謝玉渾身不適:“陛下,不是偏好男風嗎?怎麼著?謝玉同您呆在一個屋子裡您就著急忙慌的表白,臣同您呆在一個屋子,就讓您這麼不自在?”

謝玉屏息,身體後仰,不一會兒就瞧清了那人的長相。

膀大腰圓,絡腮鬍長到了耳根,也遮不住那道自左眼一路橫亙到右臉的疤。

眼袋青黑,是常年縱慾過度的緣故,太後的表侄子,禦林軍統領韓衝。

盛長寧明顯被嚇到了,顫抖的手堪堪揪住衣襟。

他試探著轉身,想去拿旁邊的劍,下一瞬,噹啷——

利劍落地,他摔在了台階上,手腕被男人踹的通紅。

無措的帝王氣到了極致,聲音都在抖:“韓衝,你敢私調禦林軍褻瀆皇帝,太後不會放過你的!”

“太後?”韓衝呢喃了一句,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哈哈哈哈,陛下,你以為,是誰允許我這麼放肆的?”

這一句,連臣都不自稱了。

話落,黝黑的大手便探向帝王的肩膀。

盛長寧被噁心的夠嗆,雙拳緊握,靠著最後一絲力氣直起雙腿,剛要跑,就聽“撕拉”一聲。

兵器入肉,有血濺到了身上,灼的他臉色都發了白。

“啊啊啊啊啊——”

刺耳的尖叫響起。

室外,禦林軍紛紛回身,卻發現寢殿四周的房簷上,不知何時已經佈滿了冰冷的槍口,正對他們的心臟。

室內,盛長寧瞳孔猝然張大,謝玉不知什麼時候擋在了他身前,軟劍流轉,竟是生生砍掉了韓衝一條胳膊。

手臂落地,凶狠的男子大叫著,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落下來。

他抬手,試圖舉劍再砍,又怕自己左臂再失,隻能憤憤咬牙,立在原地。

“謝玉……”他大叫:“謝玉!”

“來人呐!謝玉企圖刺殺皇帝,禦林軍……”

話音驟停,因為外麵,火藥入體聲伴隨著屍體倒地聲一同響起。

熱血融化了堅冰,味道直往暖閣裡鑽。

東廠漸漸將周圍圍了起來,韓衝有些怵,不自覺往後退了兩步,眼看著麵前,謝玉漫不經心的擦去劍上的血。

美人隨意立著,銀絲飄然,轉頭的第一瞬,就看的韓衝心裡“咯噔”一聲。

“近來東廠新招了一批人。”謝玉道:“正愁冇有活物練習打靶呢,就遇見這事兒,還得……謝謝韓統領。”

陰鷙的道謝,看得韓衝心裡發毛:“你……謝玉!”

他又往後退了幾步,冷笑道:“你不過是皇帝的養的一條狗,他不顧及你的名聲就算了,還要建立西廠跟你分權,你何必為他賣命?”

“……”

“你自己想想,這種小人值得嗎?”

盛長寧動了動唇,欲言又止。

謝玉倒是不介意:“狗嘛,原本就是看家護院的,若是連主人都護不好,豈不枉費陛下的一片良苦用心?”

盛長寧眼神又軟了些,揪著龍袍的手漸漸攥緊。

“你……”

“再說了。”謝玉丟掉拭劍的白布,劍鋒重新挑起:“火銃這種東西隻有東廠西廠和錦衣衛可以配,韓統領,不會打算以**凡胎在這裡同本督耗吧?”

劍映寒光,眼看就要砍向他的脖頸,韓衝終於慌了,立刻起身奔出了寢殿,差點被門檻絆倒。

身上的冷汗浸透了傷口,渾身神經被牽著疼,逼得他差點暈厥。

可是不行,謝玉是個瘋子,得從彆的地方,讓他付出代價!

.

外麵,廠衛們很快清理了庭院,夏公公也撐著一張慘白的臉,叫了太監們幫忙。

宮女小心翼翼的走出來,屋裡炭火重新燃起,謝玉才收回劍。

剛想回頭行個禮,就見盛長寧又抓著他的袖子哭起來。

無聲的眼淚凝聚,大顆大顆往下掉:“玉兒……”

謝玉眼神變了變,一句“救駕來遲”卡在喉嚨裡,終究是冇說出口。

糾結片刻,乾脆將自己的披風解下,遞給了小皇帝。

盛長寧這才鬆開他,雙手握著披風,蹲在龍椅前的台階上,將自己縮成小小一團。

耳垂漸漸變得通紅,好半晌,才支支吾吾的憋出一句:“對不起……”

謝玉依然冇說話,聽他道:“太後恨我,她恨我殺了太子,她就是故意羞辱我。”

可偏偏,朝廷的大半老臣都與太後結黨,大多兵權也在那女人手裡。

盛長寧的聲音在哽咽,他像是糾結了許久,才又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揪謝玉的衣襬:“玉兒,之前的事是我不對,可我太害怕了,我好不容易纔登基,不能讓皇室顏麵有絲毫受損,不然,太後就會把我拉下來。”

“我好不容易纔坐到這個位子,冇了皇位我會死,他們會一起殺了我嗚嗚……”

說著,又可憐兮兮的啜泣出聲。

謝玉的腳往前動了一步,似是不忍。

盛長寧愈發欣喜起來,眸色一轉,乾脆換了個更親密的稱呼:“懷瑾。”

他說:“我建立西廠是為了製衡太後,你能理解我嗎?”

盛長寧不敢抬頭,但他清晰的聽到謝玉“嗯”了一聲。

他的玉兒,對他不再像從前一般冷淡了。

太好了!

盛長寧愈發胸有成竹:“玉兒,東廠的火銃不該削減,我給你添上好不好?”

“陛下,此事……”

“此事就這麼定了!不用顧忌西廠和錦衣衛,我隻給你添!”盛長寧起身,慌忙擦了擦眼淚,柔和的眼睛對上謝玉,目光顫動,問:“可以嗎?”

“多謝陛下!”

“那玉兒,那些藥你拿去吧,冬日裡身子不好,我過會兒多派幾個太醫去看你。”

話落,盛長寧便揪著謝玉的披風,幾步入了內庭。

轉身的一瞬,唇角便不受控製的彎起——果然,玉兒是最心軟的了,削減東廠的火銃再加回去,自己也冇損失什麼,玉兒就會很開心。

打一棒子給顆甜棗,無論是愛人還是忠仆,都要這麼訓纔對。

盛長寧自信滿滿的關了門,卻冇注意,謝玉眸中潛藏的寒涼。

謝美人從一開始,想要的就是帝王的絕對信任。

時至今日,他很成功。

盛長寧陷入了“美人訓狗”的泥沼裡,卻不知,自己纔是那條狗。

.

謝玉出了皇宮,漫不經心的伸了個懶腰,任由涼風掠過耳際,思緒逐漸變得清晰。

他似乎急於求證什麼,一回到家,就打開了床榻之下的暗格。

那裡麵有一個精緻雕琢的白玉錦盒,以玉養玉,放著霍寒送他的東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