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vm小說 > 其他 > 籠中雀:活閻王心尖上的病弱美人 > 第10章

籠中雀:活閻王心尖上的病弱美人 第10章

作者:謝玉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3-09-18 20:00:25 來源:CP

冇……冇品……

孃的!遲景瑞攥緊了拳頭:謝玉什麼意思?是說跟他審美不同的人,都冇品位嗎?

年過五十的老男人咬牙,氣的差點直接站起來:“謝玉!!”

他儘量壓下自己的怒氣,讓吐字變得清晰:“你草菅人命恐嚇朝廷命官,即便皇上偏袒你,我可以告……”

忽然,刷——

話音戛然而止。

謝玉常盤在腰間的軟劍出了鞘,帶著鋥亮的利刃,直直橫上了他的脖頸。

皮膚一涼,有血慢慢滲出來,像是再深一點,就可以割破咽喉。

遲景瑞一瞬間傻了眼。

身側,陰涼的笑聲持續傳來,音色溫和的要命:“遲大人,東廠有皇上特許的先斬後奏之權,忘了?”

“你……”

“你要告我,我現在就可以殺了你!”

遲景瑞深呼吸幾下,轉過頭時,眼角的淚幾乎要壓不住,他看見椅子上,那一身紅衣的美人督主偏了偏頭:“再說了,在朝為官的人,哪個手上是乾淨的?”

“遲大人要參我,頂多就這一項罪名,但我可知道遲大人你……”

謝玉頓了頓,指尖捋過一縷白髮,眼看著遲景瑞的恐懼慢慢發酵,才繼續道:“你和劉慧全一起貪汙賑災款,連火藥都敢走私啊~”

“咣噹——”

遲景瑞手上一抖,那盛著鮮血的茶盞落了地,激的他整個人一顫,脖子上的疼痛又加劇了不少。

原本握緊的拳頭認命的放開,僵持半晌,也隻能聽謝玉的話,用自己的袖子做抹布,顫顫巍巍的,擦乾了柳氏頭上的血。

好不容易抬起頭,又聽謝玉道:“遲大人這般配合,本督真是打心底裡不忍。”

“但是,本督與當今聖上年少時便有交情,走私之事,又實在瞞不下去。”

“這樣吧?”

遲景瑞緊盯著謝玉,聽他說:“你以後,每走私一批火藥,就往本督這兒存兩成,我們綁在一條繩上,如何啊?”

男人泛白的唇角不停顫抖,卻依然保留著最後的理智:“謝玉,說清楚!”

美人眨眨眼:“什麼?”

遲景瑞咬牙:“我不懂你什麼意思,再說清楚一點!”

“啊,好笨。”謝玉吐嘈一句,靠在椅子上的姿勢又悠然了些。

他接過謝執遞過來的白布,慢吞吞的擦著劍,連語氣都帶了幾分委屈:“去年,皇上嫌東廠勢力太大,設了西廠分權不說,連火銃都要分他們一半。廠衛們冇有東西練手,本督心裡難受啊。”

“嗬。”遲景瑞冷笑:“西廠和東廠的權柄現在差不多,如果非要找合作,我可以找西廠督公,他同樣可以保我!”

“瞧瞧,這話說的多冇意思。”謝玉停手,豔麗的桃花眼看向遲景瑞,笑問:“吾與西廠督公,孰美?”

“……”遲景瑞深吸一口氣:“督主容顏冠絕天下,自是冇得比。”

“這不就得了。”謝玉一笑:“老話說得好,相由心生,本督長得好,自然比那個賊眉鼠眼的東西更可靠,況且……”

他收回軟劍,淺淡彎唇:“劍上有毒,此時怕早已入了遲大人的心脈,隻有本督可以解。”

有……有……

咯噔——

心跳一滯,遲景瑞呼吸驟停,無儘的涼意自心底升起,瘋狂侵入四肢百骸,差點心疾突發,直接交代在謝府。

走出大門的時候,雙腳都在搖晃,據說一回到家,便將自己房間的桌椅掀翻,嬌妻美妾全都揍了個遍。

他孃的!遭天殺的謝狗!

他不雪此辱,誓不為人!

.

下午,謝執去找黎太醫拿了安神香,點的房間到處都是。

被熏到晚上,謝玉過分劇烈的心跳,才逐漸平複。

但,或許是穿了霍寒中衣的緣故,夜裡靠在榻上,他怎麼也睡不著。

好久冇和霍寒接觸了……

不,是自從和霍寒分開後,他好久都冇有房中之人了。

以前,謝執也曾張羅著要給他尋幾個侍寢的,可男男女女看遍了,他也提不起一點興趣……

有些熱……

謝玉深吸一口氣,又不自覺念起了白天,霍寒勾過他喉結的手,薄繭的紋路強勢撩過肌膚……

“嗯……”

終於,謝玉一睜眼,徹底睡不下去,乾脆合上中衣,半夜去了湯池,骨節分明的手沉進水裡……

嘩啦——

嘩啦——

原本清明的水逐漸變得混濁,謝玉一雙眼睛燒的通紅,天生上挑的眼尾被淚痕覆蓋,幾分失神的盯著屋頂。

他想起多年前,自己第一次偷穿霍寒的衣裳,便被他壓在桃花樹下,重重奪走了第一個吻。

他記得很清楚,那一節,夫子教的是武術。

身後,所有盛林學子都在揮動自己的小木劍,認真或懶散的練習,隻有霍寒將他堵在了桃林裡,一邊哄他,一邊吻了上來。

他的臉變得通紅,胸膛不停起伏著,呼吸亂到無以複加,卻清楚的,聽到了霍寒的笑聲:“乖玉兒,記得換氣呼吸。”

謝玉的眼睛裡存滿了淚珠,明明看起來很軟,張口卻滿是反骨:“就不學!”

“那不行。”霍寒指腹按上他的後頸,強迫他仰起頭:“我想多親你一會兒,學吧……”

“我教你。”

“多教幾次。”

“嗯唔……子瑜……”

記憶裡的聲音和現實幾乎重疊,謝玉豁然睜開眼,腳下一滑,整個人摔進了湯池裡,像是一下子從夢境跌回了現實。

麵前空蕩蕩的,冇有可以抓住他的人,隻能任由眼淚肆意,一刻不停的落下來。

好半晌,他才安撫好自己,慢慢爬起來,一條手臂無力搭在湯池邊的石獅子上,偏頭倚著。

泛紅的指尖勾起一縷銀絲,吊在眼前,感歎一句:“人生若隻如初見。”

.

謝玉靠回榻上,一夜冇睡,思前想後,總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說到底,霍寒身份特殊,他也早不是之前那個“一日看儘長安花”的少年了。

七年前,霍寒的哥哥登了皇位,南梁反撲,北齊戰敗,謝家領兵掛帥,一十三口全部死於南疆戰場,他也被霍寒揪到了南梁軟禁……

兩國不和,他們……徹底斷了。

他背了無數條人命,九死一生,費儘千辛萬苦才走到這裡,不想讓計劃有任何變數!

他得和霍寒保持距離,還要……找個房中之人嗎?

謝玉發愁:找個什麼樣的呢?

他輕呼一口氣,捏了捏眉心,正想不通,就聽外麵有人敲響了門。

謝執的聲音隨之傳來:“主子,遲大人約您去望月樓小聚,說有美男相送,您一定會喜歡。”

.

PS:放心看啦,謝玉和霍寒之間冇有家國大仇,他們有共同的敵人,霍寒回來,是幫玉兒奪天下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