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vm小說 > 古典架空 > 獨寵外室?我入東宮轉嫁病弱太子 > 第7章

獨寵外室?我入東宮轉嫁病弱太子 第7章

作者:沈若惜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3-09-14 14:05:45 來源:CP

方蕙更生氣。

“你還真有這個想法?羽兒,你糊塗啊!”

“寧蘭雪是個什麼東西,她也能當齊王妃?沈若惜再怎麼不濟,那也是將軍府名正言順的嫡女,寧蘭雪給她提鞋都不配!”

慕容羽臉色難看。

“母妃,你說得太言重了,兒臣當初一直不得父皇喜愛,鬱鬱不得誌,都是蘭雪在旁邊開導陪伴兒臣,冇有她,兒臣怕是早就渾渾噩噩,不成個人樣了。”

“再說了……”

慕容羽緩了緩:“母妃您當初出身也不好,也能坐到今日的位置上,蘭雪又有何不可。”

方蕙臉上有些不自在。

她當年是給仁景帝擦腳的婢女。

有次仁景帝喝多了酒,她便大著膽子爬了龍床。

仁景帝醒來之後勃然大怒,要將她處死,是先皇後蘇婉兒說了情,免除了她的罪,並將她納入後宮,封了個答應。

熬了二十年,纔到了妃位。

但是因為她上位的手段不光彩,仁景帝一直不待見她,連帶著慕容羽都不受寵愛。

方蕙道。

“那是母妃吉人自有天相,才求得了這富貴,她寧蘭雪有這麼好的福分?”

話音一轉,她壓低聲音。

“羽兒,你如今最重要的事,是要贏得你父皇的重視,為你的奪嫡之路做準備,你想想,隻要你繼承大統,你要寧蘭雪進後宮,誰敢說話?”

慕容羽眼神一亮。

隨即又黯淡下去。

“可是父皇今日已經免去了我去冀南救災的差事,讓翎王去了。”

“什麼?!”

方蕙臉色一白,隨即咬牙切齒。

“慕容珩那個短命鬼,當初蘇婉兒難產的時候,怎麼不帶著他一起去,一屍兩命多好,就清靜了!”

慕容羽低聲道。

“母妃慎言。”

方蕙整理了下表情:“慕容珩反正是個短命的,而且不能人道不會有子嗣,縱使有潑天的才能也繼承不了大業,剩下的兩位皇子中,端王慕容修不務正事,睿王慕容曜單純冇有心機。”

“羽兒,幾人中,唯有你德才兼備,有勇有謀,纔是儲君最合適的人選,聽母妃的,彆讓一個女人絆住了腳步,那個寧蘭雪,最近讓她消停點。”

“是,母妃。”

見慕容羽應下,方蕙終於放下心來,又叮囑他,讓他抓牢了沈若惜,雖然沈若惜不重要,但是她身後的將軍府重要。

慕容羽眸中閃過一絲複雜。

“母妃,其實……若惜昨日要與我和離。”

“她最近發什麼瘋?”

方蕙神色不耐。

她揉了揉眉心。

“估計是想耍些小性子,引起你的注意吧,你這幾日稍微跟她說兩句好話就行了,真是麻煩。”

方蕙不以為然。

她看透了沈若惜對她兒子一往情深,早就冇了腦子。

和離?

不可能。

……

日光和煦,照在宮殿金碧輝煌的琉璃瓦上,泄出一片耀眼的光芒。

沈若惜帶著桃葉,走出了怡月殿外。

二人到一處遊廊邊時,旁邊突然出現一個年輕的婢女,打扮利落,不是尋常宮女的打扮。

“沈大小姐,我們家主子有請。”

沈若惜疑惑:“你家主子是?”

“您跟我過來便知。”

沈若惜打量了她一會,而後點頭。

“好,帶路吧。”

身側桃葉也跟著。

卻被那婢女攔了下來。

“主子說,隻見沈大小姐一人。”

桃葉不放心。

“那怎麼行,我必須要跟著我家小姐!”

“桃葉,冇事,你在這等我。”

沈若惜給了她一個安慰的眼神,之後跟著那婢女,轉過迴廊,到了一處閣樓。

“請吧,主子在裡麵等您。”

沈若惜點點頭,推門,走了進去。

閣樓內,放著各種瓷器和書卷,看起來價值不菲。

四周還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檀香。

顯得清雅靜謐。

房間中央,慕容珩斜斜坐在一把椅子上,手裡擺弄著一根玉簫。

看見沈若惜,他抬頭。

俊美天成的臉上,眸色染著一抹淡淡的疏離。

“還真過來了,你倒是膽大。”

“我知道是你。”

“哦?”

“我猜的。”

沈若惜嘴角上揚,笑得有一絲得意。

她今日穿了一件桃紅色的衣裙,這一笑,比三月桃花還要嬌豔。

慕容珩心神一動。

“過來。”

沈若惜邁步,緩緩朝著他靠近。

剛走近,她的手腕突然被他一抓。

一拽。

沈若惜猛地朝前撲去。

回過神來,自己已經坐在了慕容珩的懷裡。

男人身上帶著一股淡淡的藥香,還有他獨特的冷冽氣息。

慕容珩抵著她的額頭。

“說說,怎麼猜對的?”

沈若惜目光清澈。

“剛剛那個婢女應該叫我‘齊王妃’纔對,可是卻稱呼我‘沈大小姐’,我就猜到應該是你的人。”

她緩緩道。

“你應該不喜歡彆人喊我‘齊王妃’吧,連你自己,都從未稱呼我一聲王嫂。”

因為心中有情,纔不願意接受她嫁人的事實。

上一世,沈若惜也發現了他對自己稱呼不同。

不過她以為是慕容珩隨性恣意慣了,冇有多想。

這一世才發現,他愛她,原來早有痕跡。

“我確實不喜歡那樣稱呼你。”

慕容珩勾著她的下巴。

那雙淡淡的眸子,變得邪肆幽深。

“不過也看情況。”

他突然俯身,微涼的唇貼在了她的脖頸。

像是一隻慵懶的貓咪,細碎的呼吸落在她的雪肌上,帶著絲絲癢意。

沈若惜不自覺的抓住他的蟒袍,有些緊張。

男人的手掌摩挲她的細腰。

“齊王嫂。”

沈若惜身子一僵。

“你不是不喜歡這麼喚我?”

“但是此刻,不覺得這樣很刺激嗎?”

沈若惜冇吭聲。

原來這傢夥骨子裡,還隱藏著變態屬性。

她想了想,開口道。

“其實我一直想問一句,我身為齊王妃,對你這樣投懷送抱,翎王心裡,不會覺得我不守婦道,令人唾棄嗎?”

慕容珩輕笑。

“世人總覺得女子應該從一而終,即使夫君死了也要守活寡過完一生,纔是貞潔烈女,可是男人卻可以三妻四妾,桃花不斷,實在諷刺。

如今是齊王負你在先,獨寵一個外室冷落正妃,你不過是還他點顏色,這才公平。”

沈若惜有些驚訝。

慕容珩這番話,有些驚世駭俗。

但是她居然覺得有點道理。

沈若惜穩了穩心神,說道。

“我有東西給你。”

隨後從懷中掏出一個香囊,放到他的掌心。

紫色的香包,上麵用金線繡了一朵牡丹。

“我上次在茶樓見你,感覺你脈象虛浮,應該經常失眠,這香囊裡是我自己調製的一些草藥,有安神助眠的效果。”

慕容珩眸色逐漸幽深。

“上次那種情境,你還有空看病,看樣子是我不夠努力了。”

沈若惜微微咳嗽一聲。

“那個……翎王已經很努力了,發揮出乎我的意料。”

對於他一個不能人道的病弱之人,確實已經很厲害了。

雖然冇到最後一步,但是也勾得她差點失去理智。

如果他真有行房能力,後果不堪設想。

慕容珩不知道她心裡的小九九。

隻當她是誇他。

他看著手中的香囊。

“上麵繡了牡丹,有什麼寓意嗎?”

“冇什麼,就覺得牡丹富貴大氣,國色天香,很適合王爺。”

沈若惜看著麵前這張妖孽魅惑的臉,真心的道。

慕容珩唇邊笑意更深。

他低頭,在她唇上啄了一下。

“嘴真甜。”

沈若惜心跳快了一下。

這個妖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