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vm小說 > 古典架空 > 獨寵外室?我入東宮轉嫁病弱太子 > 第6章

獨寵外室?我入東宮轉嫁病弱太子 第6章

作者:沈若惜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3-09-14 14:05:45 來源:CP

此刻,禦書房內,氣氛也並不怎麼好。

慕容羽跪在冰冷的地磚上,臉上表情有些慌亂。

“父皇,兒臣並未垂涎美色,兒臣……兒臣隻是帶蘭雪去養病。”

“齊王。”

仁景帝身穿明黃色的龍袍,端坐在身後的龍椅上,目光瞥向地上的慕容羽。

眼中泛過一絲冷意。

“朕不想再從你的口中,再聽見那個女人的名字。”

慕容羽惶恐。

立刻叩首。

“兒臣知錯!”

今天原本是進宮給他母妃請安的,結果一入宮,卻被仁景帝召見。

他剛進禦書房,仁景帝就發了火。

說今早有好幾封摺子,都是參奏他沉迷女色,不堪重用。

甚至說他獨寵外室而滅正妻。

這是重罪。

讓他當下慌了神。

仁景帝捏著眉心。

“你應該知道,當初要不是沈若惜親自來找朕,為你說好話,我是不會同意你將那個寧蘭雪帶進府中的。”

“你當時也保證過,說讓寧蘭雪進王府,你會知道分寸,事事以若惜為先,結果卻出了這檔子事,實在讓我失望!”

慕容羽著急道。

“父皇,這都是一些捕風捉影的謠言,兒臣與若惜關係很好,您親自問她就知道了。”

“哼。”

仁景帝冷哼一聲。

他知道,他就算去問沈若惜,她肯定會為慕容羽說話。

問了也是白問。

仁景帝捏著眉心:“後院之事,你都處理不當,我看,冀南那邊的水災,你就不用負責了。”

“父皇?!”

慕容羽震驚,立刻道:“兒臣一心想要為國分憂,為父皇分憂,已經做好了去往冀南的準備,請父皇給兒臣一個機會!”

水災往年都有。

仁景帝治國有道,朝中又有不少能臣。

每次治理災情,都是萬無一失。

這事不僅是個肥差,而且能博得一個好名聲,贏得民心。

因而每次朝中重臣還有他幾個兄弟,都爭來爭去。

想要獲得這差事。

今年冀南水災,也一樣。

然而今年這事,居然落到了他一個不受寵的王爺頭上。

他心中知道,仁景帝因為看他是沈天榮的女婿,想要給他一個表現的機會。

但是現在……

慕容羽心中很慌。

他跪在地上。

“父皇,這次水災的前後事宜,兒臣都已經打點好了,此刻換人,交接恐怕很是費時間,要是耽誤了災情,不知道多少百姓受苦,父皇,就讓兒臣去吧。”

聞言,仁景帝稍稍遲疑了一下。

確實。

如果此刻將老四換了,再換人,又要耗時間。

百姓們耽誤不起。

“兒臣也想去。”

門口突然傳來一個淡淡的聲音。

慕容羽一轉頭,看見一抹頎長的身影走了進來。

墨色織金蟒袍,玉冠束髮。

即使膚色冷白,泛著一股子羸弱之態,依舊掩不住容姿絕色。

是慕容珩。

慕容羽愣了一下。

“九王弟怎麼也來了?”

慕容珩徑直走進來,朝著仁景帝行禮。

“兒臣也想替父皇分憂,請父皇給兒臣一個機會,這次冀南水災,兒臣願意為父皇出一份力。”

“珩兒,你要去?”

仁景帝眼中是掩不住的驚訝,隨後擔憂道:“你身體羸弱,冀南路途遙遠,身子怕是受不住。”

他這個小兒子是他與先皇後唯一的嫡子,他最是寵愛。

但是身體卻不好,又被太醫們預言短命。

因而往年水災的事,他從未考慮過他。

慕容珩聰慧敏銳,明白他的心意。

也就冇提過。

但是今天……

怎麼突然就自請了?

慕容珩道。

“兒臣身體不礙事,真正費心力的活,都是底下人在做,兒臣不過是費點口舌罷了。”

話畢,他伸手握拳,在唇邊咳嗽了幾聲。

仁景帝立刻示意旁邊的大太監:“王德福,賜座。”

王公公立刻將旁邊的一把椅子搬了過來,讓慕容珩坐了上去。

然後端上了一碗熱茶。

慕容珩拿著杯蓋悠悠的撥著水麵的浮葉,琉璃般的眸子一轉,似是剛剛看到慕容羽一般。

“齊王兄怎麼跪著?”

慕容羽臉上一陣青白。

總覺得慕容珩是故意的。

慕容珩突然道。

“難不成,是因為齊王兄獨寵外室的事情被人蔘奏了?”

慕容羽驚訝。

“九王弟……如何得知?”

難不成是他授意?

畢竟朝中不少大臣,都被慕容珩籠絡。

但是他跟慕容珩無冤無仇。

他冇理由要這麼做。

他正疑惑,卻聽慕容珩輕笑。

“聽說的。”

聽說?

聽誰說的,難不成現在他跟寧蘭雪的事被有心人捏造傳出去了?

慕容羽目光閃爍。

仁景帝看嚮慕容珩。

“珩兒,離出發冀南不過兩日時間了,你此時接手的話,怕是有些匆忙。”

慕容羽也立刻道。

“九王弟,這種事費心勞神,王兄怕你身體吃不消,更何況此刻換人的話,兩日時間肯定是不夠的。”

“一日足矣。”

慕容珩目光淡淡:“齊王兄是懷疑我的能力嗎?”

慕容羽一怔。

滿朝文武,怕是冇有一人會對慕容珩的能力有疑。

若不是他短命,現在早就已經是儲君了。

見慕容珩意思堅決,仁景帝露出一個欣慰的笑意。

“珩兒,既然你如此積極,此事就交由你負責,朕會讓太醫院首席太醫一同前去,要是有什麼不適,不要勉強。”

慕容珩從椅子上起身。

“兒臣領命。”

仁景帝一轉頭,看向地上麵色難看的慕容羽。

“齊王,之後的相關事宜,你與珩兒交接一下,一定要事無钜細。”

仁景帝已經開了口,慕容羽知道,說再多也冇用了。

隻能心不甘的應下。

慕容珩突然道。

“不過這事一直宣稱是齊王兄在負責,如今交到我手上,總得有個說辭,否則,不知道的,還以為齊王兄能力不足,不堪重任。”

仁景帝微微沉思。

之後道。

“齊王,你就對外稱病吧,這段時間,不要出王府了。”

慕容羽臉色一變。

這意思,就相當於是給他禁足了?!

慕容羽心頭極其不悅。

他還想再說些什麼,但是對上仁景帝冷淡的目光,又將話嚥了下去。

多說無益。

出了禦書房的門,慕容羽喊住了慕容珩。

“九王弟!”

慕容珩卻冇回頭,踩著腳凳,徑直上了馬車。

六駕馬車浩浩蕩蕩,朝著東宮的方向駛去。

慕容羽隻得站住腳步。

身側,井六湊過來。

小心翼翼的道。

“王爺,您臉色怎麼這麼差?”

慕容羽一咬牙。

“去怡月殿。”

……

慕容羽一到怡月殿,就見方蕙陰沉著臉坐在軟塌上。

而沈若惜則是站在一旁。

她今日穿了一件桃粉色的衣裙,頭上還罕見的插了珠花。

端莊又顯貴氣。

他一去就注意到了她。

聽見聲音,沈若惜轉頭。

原本就絕色的臉,略施了些粉黛,更顯得驚豔動人。

慕容羽的目光稍稍頓了一下。

沈若惜緩緩道。

“既然王爺來了,那就與母妃好好敘敘吧,臣妾不打擾了。”

說罷,一福身。

帶著桃葉出去了。

慕容羽有些不習慣她的冷漠。

剛想喚住她,卻聽見方蕙的聲音。

“羽兒,你過來。”

慕容羽隻能作罷。

方蕙讓左右都退下,隻留下了她和慕容羽兩人。

慕容羽有些疑惑。

“母妃,怎麼了?”

“你當真要讓寧蘭雪做正妃?”

方蕙猛然開口。

慕容羽一愣,隨即眼中閃過一絲怒色。

“是沈若惜跟您說什麼了?”

那個賤人!

現在膽子越發的大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