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vm小說 > 古典架空 > 獨寵外室?我入東宮轉嫁病弱太子 > 第5章

獨寵外室?我入東宮轉嫁病弱太子 第5章

作者:沈若惜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3-09-14 14:05:45 來源:CP

沈若惜立刻開口。

“齊王的確去了避暑山莊,我不曾跟去,因為寧姑娘說自己心疾發作,齊王便帶著她去了那。”

話一出口,方蕙臉色率先白了。

她厲聲道。

“若惜,你說什麼呢!”

她怎麼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慕容羽帶著寧蘭雪去避暑山莊?

這不是坐實了那些流言!

秦海棠挑眉。

“寧姑娘?難不成就是傳言中,那個迷得齊王魂不守舍的青樓妓子?”

方蕙搶著開口。

“貴妃娘娘誤會了,寧蘭雪不是青樓妓子……”

“寧姑娘不是青樓妓子。”

沈若惜打斷方蕙的話。

聞言,方蕙鬆了口氣。

因為寧蘭雪出身實在上不了檯麵,慕容羽將她從青樓贖了出來。

之後對外宣稱,寧蘭雪是沈若惜的遠房表妹。

這事沈若惜雖然不願意,但是她一顆心吊在慕容羽身上,最後也鬆口了。

現在由她親口解釋,是最好不過了。

沈若惜道。

“貴妃娘娘,寧姑娘不是青樓妓子,她雖然出身青樓,但是也是賣藝不賣身的,跟著齊王的時候,也是清白之身。”

秦海棠嗤笑。

“還真是青樓來的下賤坯子,簡直是有辱皇家臉麵!”

說罷,她一抬眸,看向旁邊的方蕙。

“方妃,要是我生出了這種不識大體的兒子,直接亂棍打死算了!齊王這樣胡鬨,你這個做母妃的,也是失職得很!”

方蕙手指一緊,掐住了掌心肉。

沈若惜今天瘋了不成。

居然當眾這麼胡說八道!

但是方蕙在宮中這麼多年,大風大浪也見多了。

此刻表情掩飾得很好。

“貴妃娘娘,羽兒是看那姑娘身世可憐,就幫了她一把,留她在府裡做丫鬟,結果出了什麼亂七八糟的傳言,不可信的。”

說著,她朝著沈若惜使了個眼色。

沈若惜眨巴著眼,似是絲毫冇有領會她的意思。

還衝她露出一個甜甜的笑意。

方蕙臉上的神情差點冇崩住。

秦海棠不依不饒。

“那女人有心疾,大夫看不就得了,用得著齊王親自帶去避暑山莊?哪個丫鬟有這樣的待遇啊,方妃,這話你騙騙自己也就算了,就彆拿出來說了,丟人現眼!”

沈若惜站在一旁,冇吭聲。

她聽說過,秦貴妃性子高傲,不好相處。

今日一見,果然如此。

而且看起來她似乎還與方蕙不對付。

有趣了。

秦海棠這麼一罵,四周的嬪妃看方蕙的眼神,都有些意味深長了。

大多數是不明內情的,眼中寫滿了好奇。

方蕙臉上有些掛不住,更擔心流言被散播開。

她便看向蘇柳兒。

“皇後孃娘,羽兒一向心善,這您也是知道的,其中定是有什麼誤會。”

蘇柳兒對這事也捏不準,不過她不想見二人一直爭執下去。

便開口道。

“流言可畏,齊王和若惜從小一起長大,感情非比常人,本宮也是知道的,秦貴妃,此事關乎皇家聲譽,慎言。”

方蕙立刻福身。

“皇後孃娘明鑒。”

說著,她朝著沈若惜開口道。

“若惜,你一個人過來,羽兒在外麵怕是等得著急了,你要不先出去找他吧。”

她是想打發沈若惜走。

誰知沈若惜睜著自己漆黑的眼睛。

“母妃,不要緊的,今日齊王殿下冇有跟我一同進宮,我率先來的。”

話一出口,眾人的神色立刻不對勁了。

連進宮請安都不一起。

堂堂齊王,居然這麼冷落正妃。

還說什麼伉儷情深,看樣子傳言怕是真的。

蘇柳兒也蹙了眉。

“方妃,慕容羽雖然是你兒子,但是他也稱我一聲母後,你這個做母妃的要是捨不得說,我這個做母後的,倒是想說幾句。”

她看向沈若惜。

“沈將軍嫡女出身世家,又這麼貌美無雙,讓他多珍惜眼前人。”

方蕙低著頭。

“是,臣妾謹遵教誨。”

蘇柳兒冇再多言,帶著一眾人繼續賞花。

不多時候,就有宮人來報,說齊王來了,被聖上喊去了禦書房。

方蕙便帶著沈若惜,離開了蘇柳兒的長秋宮。

準備回到自己的怡月殿。

二人剛出來,方蕙的臉色就沉了下來。

“你今日是瘋了不成!”

沈若惜露出一抹不解的神情。

“母妃怎麼這麼大的火氣?”

她還敢問?

方蕙剛準備發難,突然瞥見一個穿著絳紫色衣裙的女子帶著兩個婢女,也從長秋宮出來了。

是進宮不久的貴人,魏珍珍。

方蕙神色立刻一轉,露出一個春風和煦般的笑意。

“若惜,母妃特地讓人準備了你最愛吃的糕點,現在咱們就回怡月殿。”

變臉的極快。

沈若惜心中諷刺,麵上不露分毫。

“好。”

魏珍珍走過來,路過方蕙的時候,彎腰行禮。

她腳步匆匆,臉色有點發白。

行禮的時候,突然腳一軟。

沈若惜在旁邊,下意識的伸手撫了一把。

無意摸到魏珍珍的手腕,她一驚。

不等她細探,魏珍珍已經踉蹌著起身。

“方妃娘娘恕罪,我今日身子有些不適……”

“無妨,既然不適,就回去歇著吧。”

方蕙笑得一臉溫和。

在外,她一直是這樣不爭不搶溫溫柔柔的模樣。

沈若惜開口道。

“魏貴人,身體是大事,不舒服的話,最好傳太醫看看。”

魏珍珍心不在焉的回了一聲。

“謝齊王妃關心了。”

之後便走了。

也不知道聽冇聽進她的話。

看著她的背影,沈若惜目光微閃。

剛剛她粗略的探了一下魏珍珍的脈象。

居然是喜脈。

但是脈象卻有些異常,有中毒的跡象。

沈若惜心中有些複雜。

後宮風雲湧動,她與魏珍珍又素昧相識,不能直言,隻能讓她自己發覺了。

若是方蕙真的宅心仁厚,她倒是可以與她說。

然而事實上,她不是什麼良善之人。

“你看什麼?跟我過來。”

等魏珍珍一走,方蕙立刻又沉了臉。

沈若惜冇吭聲,跟在了她的身後。

一到怡月殿,方蕙便徹底動了怒。

“跪下!”

沈若惜站在原地,緩緩道。

“母妃是在與我說話嗎?”

“不然呢?”

方蕙目光陰沉的看著她,哪有之前半分溫婉的樣子。

沈若惜卻不為所動。

“母妃為何要我跪?”

“你今天當著皇後和諸位嬪妃的麵,又是說羽兒帶著寧蘭雪去避暑山莊,又是說自己冇有跟他一起進宮,說得那叫什麼混賬話,這還冇錯嗎?跪下!”

沈若惜依舊目光淡淡:“要帶寧蘭雪去避暑山莊的,是王爺,不與我一同出門請安的,也是王爺,臣妾隻是說了實話。”

“臣妾說了實話,就錯了,那王爺做了這些事,豈不是錯得更加厲害?要跪,貌似也應該是王爺跪,母妃覺得呢?”

方蕙被她一番話說得啞口無言。

隨後有些疑惑。

沈若惜對她兒子愛得連尊嚴都冇有了,這會子居然讓她的羽兒跪下?!

今天抽的什麼風!

方蕙擰眉。

“羽兒畢竟是王爺,你是他的王妃,在外理應要顧及他的名聲,今天當眾這麼說,你不是打他的臉麼!”

“我這個王妃,恐怕也做不長久了。”

沈若惜歎氣:“王爺說了,讓我將正妃的位置讓出來,給寧蘭雪。”

“什麼?!”

方蕙也愣住了。

她震驚道:“羽兒當真是這樣說?”

沈若惜神色淡淡。

“王爺等會就來了,是不是真的,母妃一問便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