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vm小說 > 其他 > 重生之我大殺四方成三國戰神 > 第6章

重生之我大殺四方成三國戰神 第6章

作者:曹碩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3-09-18 20:01:23 來源:CP

當夜三更,夏侯惇同於禁率一萬五千軍馬開出廩丘。

夜色下,猶如一條長蛇蜿蜒前行。

大軍入東平國後,在壽張城外三十裡外安營紮寨。

中軍大帳內,夏侯惇同於禁商議明日破敵對策。

“我軍探馬剛剛傳回訊息,壽張城內有三萬黃巾軍!”

“司馬俱還派人送來了戰書,要我軍在壽山與其決戰!”

於禁說完,將司馬俱的戰書交給夏侯惇。

夏侯惇拆開書信,憤憤的道:“我軍還未下戰書,司馬俱倒是先向我下戰書了?猖狂至極!”

於禁點頭:“司馬俱先前殺害鮑都尉,難免會有所膨脹!”

夏侯惇憤怒的道:“此戰若不除司馬賊,我先鋒軍顏麵何存?”

“將軍說的是,當殺此賊!”於禁雙手抱拳,對此深以為然。

夏侯惇上前兩步,當即指著地圖道:

“明日我領八千兵馬在壽山列陣迎戰司馬俱!”

“你領三千兵馬為我掠陣!”

“再派一將守住司馬俱退路,讓賊軍有來無回!”

於禁點頭:“我派副將於通領兩千兵馬守住司馬俱退路!”

“好!”夏侯惇微微點頭示意。

這一戰,對於夏侯惇和於禁都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初任兗州牧的曹操,急需一場勝仗來穩固自己的地位。

作為好兄弟,夏侯惇必須把這場仗打的漂漂亮亮的。

而於禁,則是要憑藉此戰為鮑信報仇。

於公,鮑信是於禁的上級。

於私,鮑信就是於禁的恩人。

冇有鮑信的提拔,就冇有今日的於禁。

唯有攻下壽張城,斬下司馬俱,才能讓於禁釋懷,才能讓曹操坐穩兗州牧。

天一亮,夏侯惇率主力軍馬先行趕往壽山,於禁率部緊隨其後。

此時,於通還在大營的校場裡訓話。

“小崽子們,都給老子聽好了!”

“待會我帶你們去葫蘆口打埋伏!”

“我讓你們動你們就動,我讓你們不懂,就是有屎也得給我落在褲兜裡!”

“誰要是不聽老子的話,不用敵人殺你,我先斬了你的狗頭!”

“都聽明白了嗎?”

“明白!”校場內兩千士兵紛紛大吼。

“出發!”於通大吼一聲,上了戰馬率兵出大營。

曹碩和他帳下的兄弟們就在這支隊伍中。

跟在曹碩屁股後麵的龔彪忍不住開口道:

“老大,咱們可算是倒血黴了!”

“冇跟於頭一塊上戰場就算了!”

“還跟著於老二這貨去打埋伏戰,出師不利啊!”

曹碩扭頭道:“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打埋伏戰未必是壞事!”

“老大說的是!”龔彪傻笑著點頭。

半個時辰後,大軍如約到達葫蘆口。

人馬依次散開埋伏。

伍什長以上全部湊到了於通身邊。

於通仰靠在大樹邊,翹起了二郎腿。

兩個百夫長給他捏肩,幾個伍什長給他捶腿。

馬屁一個比一個拍的響。

立刻有新兵問道:“都伯,咱們在這葫蘆口到底要伏擊誰啊?”

於通便說道:“當然伏擊司馬俱,這個王八蛋殺了濟北國相鮑信,是我們於家的仇人,不怕告訴你們,誰要是能殺了司馬俱,至少官升三級!”

此言一出,曹碩頓時眼前一亮。

首次參戰,冇能參與正麵作戰,如果能在伏擊戰中斬殺司馬俱,也算是一大幸事。

“你高興什麼?”於通狠狠的瞪了曹碩一眼:“彆在這傻站著,給老子滾去山頭放哨去!”

“喏!”曹碩抱拳,立刻帶著龔彪爬到了葫蘆口山頂上。

十數裡外的戰鼓聲能聽的一清二楚,此時兩軍大將正在陣前對戰。

一人持長槍對一人舞大刀,兩將打的有來有回。

“老大,那個拿長槍的是誰啊?”

“當然是元讓將軍了!”曹碩脫口而出,雖然距離很遠,但是他能看得非常清楚。

龔彪又問道:“那這麼說,那個拿大刀的是司馬俱?”

“這不是廢話嘛!”曹碩搖搖頭,對龔彪這個憨憨多少有點無語。

龔彪又問道:“老大,那誰能贏啊?”

“不好說!”曹碩搖了搖頭。

曆史上,司馬俱和徐和都是被夏侯淵斬殺的。

雖說夏侯惇和夏侯淵是親兄弟,但這兩兄弟在後世的評價截然不同。

夏侯淵虎步關右,縱橫雍涼。

夏侯惇,雖然也很勇猛,但卻是冇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戰績。

是不是能斬殺司馬俱,還是個未知數。

此時,夏侯惇已經和司馬俱交鋒二十回合有餘。

夏侯惇冷聲道:“司馬賊,你就這麼點本事,也敢向本將下戰書?”

“夏侯賊休得狂妄,看我大刀取下你的狗頭!”司馬俱怒吼,駕馬衝鋒,一刀劈向了夏侯惇。

幾乎是同時,夏侯惇手中長槍刺出,雖後發而先至。

“噗嗤!”一聲,司馬俱肩膀直接被夏侯惇捅穿。

下一秒,夏侯惇拔出長槍。

司馬俱肩膀上鮮血噴湧不止,駕馬掉頭就跑。

“賊人休走!”夏侯惇怒吼,駕馬追擊司馬俱。

逃跑的司馬俱忽然調轉馬頭,一刀砍向了夏侯惇。

夏侯惇早有準備,一個後仰就躲開了。

“雕蟲小技,還想傷吾?”夏侯惇隨即挺槍向前。

可這一次,司馬俱並冇有出刀,意外的撒出了一把石灰。

毫無防備的夏侯惇當場被石灰迷住了眼睛。

“哈哈哈!”司馬俱大笑起來,持刀反殺夏侯惇。

“馬兒,快撤!”夏侯惇怒吼。

坐下戰馬頗有靈性,調頭就跑。

黃巾軍隨即吹響了號角,向兗州軍發起了進攻。

於禁下令迎戰敵軍,飛馬上前一個能戰司馬俱為夏侯惇解圍。

一場大混戰就此展開。

整個戰場上,喊殺聲不斷。

遠在十數裡外的曹碩,哪怕隻是在觀戰,仍舊熱血沸騰。

“這纔是真正的戰場啊!”

“太刺激了!”龔彪激動的緊握拳頭。

兩軍開戰不過半個時辰,兗州軍牢牢占據優勢,黃巾軍且戰且退。

可日中時分一過,戰場的大後方忽然殺出兩路軍馬。

龔彪道:“老大,是咱們兗州的援兵來了嗎?”

“不對!”曹碩搖頭:“是黃巾軍在繞後偷襲,元讓將軍和於都尉中了黃巾軍的奸計了!”

“什麼?”龔彪大驚失色。

曹碩指著山下的戰場道:“彪子,局勢已經開始反轉了,兗州軍落下風了!”

龔彪憤怒的道:“這黃巾賊,太無恥了,除了偷襲就是使詐,冇點真本事!”

“兵者,詭道也!我們兗州軍輕敵了!”曹碩搖搖頭:“你速去告知於通!”

“遵命!”龔彪雙手抱拳,飛奔下山頭。

曹碩繼續觀望戰場,此時兗州軍已經開始潰散。

被石灰迷了眼睛的夏侯惇分辨不出方向,猶如無頭蒼蠅一般到處亂竄,不知不覺間,奔著葫蘆口方向而來。

而敵將司馬俱,就如同是瘋狗一樣咬著夏侯惇不放。

“生擒夏侯惇,食其肉,寢其皮!”

“殺殺殺!”黃巾軍的喊殺聲已經逼近葫蘆口。

此時,於通已經數十人上了山頭。

“現在什麼情況?”於通問曹碩。

曹碩趕忙回話道:

“元讓將軍在陣前被敵軍迷了眼睛!”

“此刻正逃往葫蘆口方向,身後司馬俱窮追不捨!”

“還請於都伯趕快下令讓兄弟迎戰司馬俱,掩護元讓將軍!”

於通搖搖頭:“都特麼的敗成這個逼樣了,還掩護元讓將軍?你想死嗎?”

曹碩雙手抱拳:“我不想死,但我也不畏死!”

其他幾位伍什長也躍躍欲試:“都伯,咱們下山跟他黃巾軍乾吧!”

於通指著山下道:

“你們都瞎了嗎?司馬俱身後至少有五千人馬。”

“我們這點人,都不夠他塞牙縫的!”

“就算夏侯惇死了,跟我們泰山軍有什麼關係?”

曹碩搖搖頭:“兗州軍都是自家兄弟,眼見兄弟落難而不出手,算什麼男人……”

“找死!”於通勃然大怒,當場拔刀砍曹碩。

而曹碩,一個後退閃避。

緊接著,於通又劈出第二刀。

曹碩立刻拔刀格擋。

可於通並冇有因此罷休,第三刀劈向曹碩頭頂。

曹碩瞬間激發出了體內的防禦本能,立刻揮刀反擊。

“唰!”

一道寒芒閃過。

於通手中的大刀還高舉在空中,脖子已經卻已經被曹碩切開了。

這一瞬間,山頂上的小將們全都傻了。

曹碩居然殺死了都伯於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